C伊

贾尼/spideypool/希梦,我是C伊,甜饼小达人,目前掉入特摄坑

【贾尼】中二非中二的贾与尼 2(傻白甜/现代AU)

  1. 浑浊的奥斯契特溶液会侵蚀我的核心!

 


Jarvis头一回体验到落枕的痛苦。


大男孩无奈的叹气,后脖颈时不时的刺痛与僵硬让他开始后悔昨晚的决定。


让我们回到昨天晚上,可爱的“匹诺曹”叫Tony·Stark,是住在Jarvis楼上的邻居(并非友好的那种)。Tony大概是Jarvis这辈子遇到过的最为死·缠·烂·打的孩子。对于这位突然到访的“客人”,Jarvis是真的一直打算(进行时)把他丢回去。


谁能相信这么个小破孩子的分贝大的甚至能震穿他的耳膜!


上帝,我求你别哭了……

  Jarvis的大脑皮层都在Tony的哀嚎下颤抖着。谁能告诉他个法子,比如如何解决熊孩子的纠缠不休?Jarvis感觉脖子要断了,他使劲抠着Tony的手指,小家伙用脚抵着大门一个劲的往Jarvis身上贴,现在不是展现柔韧度优异的时候,为什么一个小学生的力气可以那么大?

   “尊敬的先生,大半夜从别人家窗台进来就算了,现在还要赖着不走么?”Jarvis嘴角的笑容或许都变得狰狞,就算匹诺曹多可爱,多像个天使都对他不管用。


  “Iron Man离不开他的管家助手!!你不答应我就不走!”小孩特有的尖锐叫声在Jarvis耳边嗡嗡作响,“我不管!你就是我的Jarvis!”

  “天呐……”

  您就是来祸害我的对吧?趁着我父母不在家折腾我这个疲惫得人的对吧?

  Jarvis是真的累了。

  “我投降,您想做什么?”他一脸无奈的举起双手。Jarvis坦白的想,他真的对付不了这个有些无理取闹的小家伙。对方虽然矮,但矮的有力量,有胆魄,矮的让他束手无措。


熊孩子的威力,永远超乎你的想象。

  “我住这!”Tony眼神坚定,盯着Jarvis的眼睛不带漂,抱住对方的手臂又紧了几分,似乎是预防Jarvis的反悔。

  那么,把时间轴调到现在。

  待着少许清冷的秋季阳光慵懒的打进房里,跟过去每个清晨一样,Jarvis规律地生物钟从未改变,只是今天唯一的不同似乎只是房间的模样有些许的变化——颠倒了。

  温热地物体贴合着脖颈处的皮肤,不时还瘙痒着Jarvis的下巴。整个房间倾斜在视线中,还有只白嫩的脚丫不时在眼前“飞舞”。

  Jarvis一脸阴沉的挪开抵在脸上的脚,他对Tony的睡姿不敢恭维,也希望这是他最后一次见到。脖子的酸痛让他不由自主的倒吸冷气,捂着脖子从床上起来,还好心的帮那位“小天使”端正睡姿,掩好被子,关好门窗。


妈妈J,让人讨厌的个性和,称呼。

  煎饼的香味从厨房弥漫开来,翻饼面时Jarvis心想着,真的是「不接触怎么了解真相」,什么「漂亮的小天使」,根本就是个「烦人的小恶魔」。

  Jarvis肯定自己从没有认识或者接触过一个叫Tony·Stark的男孩,可对方显然不是。不仅能叫出Jarvis的名字,甚至连兴趣爱好,生活作息都了解的比他还彻底。如果不是因为年龄太小,Jarvis真的想报警。Tony的“依赖性”可怕的像是热恋男女的N次方。


该死的“一见钟情”。

  即使Tony是个女孩,脸好,腰细,大长腿,Jarvis也不会高兴。

  更何况,他听不懂Tony在说什么,频率没在一条线上过,emm,其实是他不想去深入了解Tony的脑回路。

  从冰箱拿出枫糖浆和奶油,视线无意中瞥到一片狼藉的浴室,这让Jarvis的脖子更——疼了。

  他还记得他是废了多大劲才把Tony安稳好睡觉。他没有半夜冲凉的习惯,可今晚真的烦躁的让人感到惊悚,他需要洗个冷水澡安稳所有在大脑里狂舞的神经。衣服还没脱干净,就看到光着屁股的“小恶魔”白花花的蹲在浴缸旁盯着他,吓得Jarvis没摔死在家里。


他要报警了。

  从遇到之后就没消停过,就连洗澡都要粘着。Jarvis想起他曾经在宠物店帮忙给狗洗澡来着,状况大概形容是,惨绝人寰?嗯,大男孩很久没体验过这么舒适的洗澡了,就像是又参加一次泼水节的狂欢。

  如果Jarvis有宿敌,那么他一定叫Tony·Stark。

  “J你都不叫我起床!”

  甜糯的嗓音让Jarvis不由背脊一凉。


Tony抱着他的腰:“你应该说‘早上好,Sir。今天温度82℉,天气晴朗,适宜出行,不适宜外出任务拯救世界。’的!”


 “就算您希望我做个天气预报员,您也不能谎报今天的气温。”


  知道揩油么?知道被揩油的滋味么?Jarvis从厨房走到餐厅,这五米来回中,Tony像只离不开树的树懒挂在他身上顺带揩油。

  只不过是个孩子我在意什么。Jarvis心想。

  妈妈J将Tony安置好后,把温热的牛奶推到满嘴煎饼的小家伙面前:“吃慢点,没人和您抢,嗯——您需要一个口水兜么?”

  “天呐!”Tony瞪着眼睛看着牛奶,“你怎么能给我个这种东西?顺带一提,我爱死你的英伦嗓音了。你忘了么?浑浊的奥斯契特溶液会侵蚀我的核心,我就没有动力!我就无法拯救世界!!J你忘了么?!Iron Man需要阿瓦力之水给反应堆提供能量!”

  这不是频率问题了。

   Jarvis心想。

  这应该是种族问题吧,或者上升到各个平行宇宙维度?这小家伙是哪个星云来的?瓦肯星么?还是安多力星?

  “您……嗯……能说人话么?”

  Tony指着咖啡机:“只有最纯净的阿瓦力水才是活力的源泉,知道阿瓦力的宝贵么!千金难求!”

  不喝牛奶喝咖啡你倒是直接说啊……

  Jarvis这次是真没有脾气了,面对这个小矮子,他败得一败涂地。


评论 ( 3 )
热度 ( 11 )

© C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