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伊

贾尼/spideypool/希梦,我是C伊,甜饼小达人,目前掉入特摄坑

【原创】The Heart Of Light And Shadow(Jarvis/Tony AU)

标题:The Heart Of Light And Shadow

原作:IRON MAN 等

作者:C伊

配对:Jarvis/Tony·Stark

注释:AU文,设定的话,是精灵Tony以及佣兵Jarvis的冒险故事,其中混杂了各种CP,比如寡鹰啊,贱虫啊,冬盾啊,锤基啊balabala很多之类的。笔者文笔不怎么样只是写着自己喜欢的东西,文渣轻拍。


P.S:第一章出现死侍Wade·Wilson 以及淘气的妮妮





    这是一个由人类、精灵、兽人、树人、妖精组成的奇幻世界,这个世界中存在着太多的可能与不可能的现实。


    被万物精华所环绕的幻想之城­——妖精们的故乡。


    混杂各色文明的奇幻世界,生活着各色不同种族的古伦比亚之地——兽人们的领地。


    一切以祥和为主的由机械组成的钢铁城市,文明之都——人类所居住的奇妙和谐的世界。


    烟雾缭绕,沼泽地成群的威胁区域,迷雾之森——传闻中巨大无比的树人领域。

    

    以及,世界的顶端者,圣洁的世界之心——光影之心。


    在那世界里,已成为传闻中领域,那是世界的顶端,那里生活着只有书籍中才有的种族——精灵。


    他们美丽强大,拥有创造万物的能力,他们是世界的创始者。只因一个可怕的传言,欲望的作俑者——人类,对那美丽和平的生物进行大规模捕杀。


    仿佛被消除一般,精灵部落在一夜之间全部消失,成为了传言。成为世界的异闻,甚至令人感到这个世上并不存在精灵这种生物,但是,却又少部分的生物深信不疑。


    这是一个由各色生物所组成的世界,这个世界中存在着太多可能与不可能的现实,这是世界被誉为——光影世界。





第一章

 

    安里斯山脉,位于兽人领土古伦比亚之地中心,由造物主创造的远古山脉,常年被积雪覆盖。咆哮着的寒风是光临山脉死神的刀刃,它用恶劣的气候驱赶一切居民。夏日的烈阳为这座寂静的山脉打上一层暖意,却任然无法驱散刺骨的冰冷。山脉半山腰处生长了大片松柏林——古老并坚毅的生物。它们是安里斯的守护者,白雪便是他们的铠甲。沉默的守护者静伫于银白之中,只有呼啸而过的凛凛寒风才让它们的枝叶动摇。
    

    四周静的出奇,那松柏枝无法再承受积雪的重量,大片雪块顺着弯曲过度的枝叶纷纷落下。砸进雪地中的积雪垒起雪堆,随后那雪堆开始向上凸起,一个白色脑袋从里面探了出来——

    一头安里斯幼狼。

    那差不多有人类小腿高的幼狼从雪中钻出后又重新开始刨树边的雪地,雪坑迅速被幼狼挖出,在看到令它熟悉的铂金色后,它的速度下意识的加快。幼狼用力咬住那东西将它从雪地里拖出来——一个男人。

    金色短发的男人双目紧闭,嘴唇因为长时间的低温呈现出了触目的紫色。幼狼在他耳边低吟几声便将头探到男人腰下,用力将他抬上了背,从男人腰间松落的黑色布袋同样的,被幼狼探头叼进了嘴里,它知道,那是重要的东西。

    男人很沉。

    幼狼的四肢几乎埋进了雪地,每一次前进都显的极为困难。低沉的呼唤没有停止,唤醒男人的希望越发渺小,委屈无助的哀嚎小声的从幼狼喉中发出。山脚已近,最后的希望,只能寄托于山脚下的村庄。

    “Dummy?!”

    黯然的灰色狼瞳因为一个名字迅速燃起希望的火种,幼狼不由自主的大声吠叫,而那远处的红色身影也向前疾跑迅速接近幼狼。

    “见鬼的,你们上山做什么!”厚重的红色斗篷被那身影脱下,被面罩遮住大半面容的男人蹲下身检查幼狼背上的金发男人,“妈的,低温症,愚蠢的家伙,真他妈不要命。”面罩男将斗篷裹住金发男人,将他扛上了肩,嘴里又吐出不满的词汇。


 

 

    下山后第三天。


    Wade·Wilson将捆着惊喜的肉块向远处抛去,不断大喊着「宝贝快去吃!」之类的话。轻浮的语调在看见Dummy因为吃了满嘴的苦胆草而吐口水后转变成疯狂的大笑。那个仿佛疯子般的男人笑的前俯后仰,天知道他的笑点在哪里。安里斯幼狼不满的又冲他吐口水,接着就朝他的屁股咬去。笑岔气的男人疼的直喊「shit」或许是Wade表情太过浮夸,Dummy松口后便是在地上打滚,灰色的眼睛里尽是欢快的神色。


    “哦天哪,我亲爱的Dummy,你的快乐竟然是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这实在是,太!让!我!难!过!了!”面罩男一字一顿的告诉Dummy,「忧伤」的男人露出悲哀的表情,不时还抽两下鼻子,表示他真的非常非常非常的难过。

  

    安里斯幼狼冲他叫了两下,叼起旁边的紫荆球放到男人脚边,思想单纯的Dummy也没太过在意这个浮夸男人的演技,它也只是想找人陪着它玩罢了,谁让他的主人还睡在屋里没有苏醒。


    “宝贝你还要吃肉么!”Wade不知道又从哪里掏出块肉球在Dummy眼前晃了晃,嘴角勾起恶作剧一般的笑容等着可爱的小傻蛋上当。


    谁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呢?


    可惜Dummy是个可爱的小傻蛋。


    “你要再给它吃苦胆草,这小家伙嘴里以后一周都要尝不出味了,Wilson。”Jarvis半靠在门框边笑着看着两个活宝打闹卖傻。


    主人的苏醒让幼狼高兴的摇起尾巴,它冲Jarvis吠叫着,巨大的爪子按上了他的身体,伸头就想去舔他的脸。


    “Dummy闭上你的嘴,口水都流出来了。”Wade直接将Dummy的脑袋摁下去,不顾幼狼的不满的低吟就这么自顾自的搭上了Jarvis的肩膀,“嘿老伙计,你这命可真是比我还大~也不能这么说,反正我也死不成~”

J

    arvis仅仅微笑着看着自言自语的面罩男。


    Wade·Wilson——不死佣兵。他是个疯子又是个正常人,切换速度太过迅速也没人在意他究竟是不是正常人或者是个疯子罢了。他爱说话,或者说是垃圾话,没有任何的用处。比如清晨说声早安,他可以套用任何的名人烂言告诉你你要跟他一起做个任务或者去村里的某某酒馆吃个肉卷。


    Wade是Jarvis在一次任务中结识的奇怪男人。


    他喝着提篮果酒吃着不知道哪里做出来的肉卷,身上则是如碗口大小的血洞,那些洞口可以看见体内的器官还有破碎却依旧跳动着的心脏,他的腿摔出了白色的腿骨,他看见了Jarvis,冲他说了句早安。


    那几乎不可能再活着,或者说,这男人几乎不能用人类来形容。

J

    arvis带着破烂的Wade回了安里斯山脉下的暂居地,他随身携带的绷带也不能阻止一路蔓延的鲜血淋漓,而那个聒噪的男人在他背后喋喋不休,说着Jarvis不太明白的废话。


    如果不是因为任务做完了,他说不定真的会直接扔掉这个人形废话机。


    话真多。


    Wade告诉他他去捕猎森林里的普鲁斯巨熊,他的雇用主需要这玩意儿身上的器官做药材。结果一个不小心踩到了兽人族的陷阱摔断了腿,又一个不小心被自家的散弹枪崩了一下,然后他就只能自己吃着饭等着修复。


    Wade告诉他其实他是个人类,只不过因为一次任务掉进了某个树人的洞穴,然后就这样了。不死不活的,却还是会痛会笑只不过可能傻了点。


    “或许你可以安稳的过日子,娶个自己喜欢的女人然后就是度余生。”Jarvis告诉Wade。


    “我觉得姑娘们可能不会喜欢我现在这样子~”Wade放生大笑,然后就是剧烈的咳嗽,气管里呛着血了。


    “你看,你救了我一次,我救了你一次,咱们抵消啦~多么令人感动的时刻,咱俩去Jackson的酒馆喝两杯?他女孩最近可是茁壮成长,那耳朵那尾巴简直了!”


    “假如Lily是全兽人化你还会那么喜欢她么?”


    “只要是可爱的女士我都喜欢~”

J

    arvis无奈的看着那个披上斗篷的面罩男,揽着他的肩膀就自顾自的往外走。

 



    老Jack的酒馆一如往常的热闹,年老的羚羊兽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朝进门的Jarvis和Wade打了声早安。


    “很久没见啦,Jarvis先生。”Jack冲他微笑道,“今天您想来些什么么?提篮果汁可以么?”


    “不不不!来两大杯啤酒老Jack!今天我要请客给咱们的大病人喝酒!”Wade大声笑着,找了个空位便坐了下去,“你家可爱的Lily呢?怎么看不见她了?”


    “Liz去闹市买东西去了,人老了腿脚不灵活了,也就这么一个女孩能帮帮我这老头子了。”Jack将啤酒端到他们面前,顺便送了两盘肉卷。


    “你看我怎么样,年轻英俊有力气~”


    “啊哈哈,Wilson先生你真是有趣。”老Jack也被Wade逗笑了,白色的胡子随着老人的笑声一起抖动着。


    老Jack回到了柜台,Wade喝了两口啤酒就开始攻略面前的肉卷饼,面罩下的嘴巴被酱料抹的一塌糊涂,Wade眼紧盯着Jarvis,不带走的。


    “嗯,你有事要问么?”


    Jarvis抿了半口啤酒后选择放弃,双手放在台子上,看向了红色的佣兵。


    “泥子刀窝要问撒。”

Jarvis歪头表示不懂,蓝色的眼睛瞪大了些表现出了无辜的样子,嘴角微微上翘,抿着的嘴角露出好看的笑容。那副样子就明摆着就是不说老实话。


    “哦桑帝,老扩机你上三做啥!”满嘴的肉卷也不能阻止Wade说话,“泥看窝酒了你呢!”


    “任务罢了,遇到了雪崩,能活下我真幸运。”Jarvis一笔带过,依旧是客气并友好的笑容。


    Wade吐了两口唾沫到地上,肉卷里混着的鸡蛋壳磨了他的舌头。两人都是佣兵,只不过Wade更注重钱罢了,你让他去杀个人只要给足了金钱他照样会替你干活,反正多数人都把他当做疯子,疯子杀人没怎么不是么?但Jarvis不同,他有原则,他只会接那些他认为有必要的单子,比如树上的狗啊,丢失的猫啊之类的。这可真是些丢人的单子,前提是他还不怎么收钱!


   上天,Jarvis竟然不收钱这真是个愚蠢至极的佣兵,他当初怎么会选择当佣兵的?谁给他的勇气?


    “你要知道Dummy担心死了,那小家伙如果不是那山里的东西早就挂了,哪里还会让你捡回一条命。”Wade用手指指了指趴在他们身边的狼崽子,“上帝,这家伙怎么又大了,它才多大?”


    “六个月,半岁,成年体型你可以把它当马骑,但不能排除它会把你扔出去的可能,你在它小的时候总给他喂苦胆草。”Jarvis挠了挠Dummy的下巴,安里斯的孩子抬起毛茸茸的脑袋享受的眯上了眼。


    红色佣兵又开始嚷嚷,大声的赞颂自己是那么的天真善良完美无缺帮得了老奶奶过马路也救得了困树上的孩子。像Dummy那么可爱的小狗怎么可能会把他扔出。


    然后Dummy又咬了Wade的屁股,安里斯幼狼对于叫自己是狗的红色男人再次感到了深深的不满。


    巨大的响声从从两个佣兵身后传来,老Jack无奈的叹气传到了Jarvis的耳中。他看向了身后,几个强壮的兽人掀了凳子开始争吵,一些肮脏的词汇让Jarvis反感的皱眉。


    “你这该死的人类老鼠!”其中一个面容完全狮化的兽人挥起了拳头向前打去,“你绝对是出老千了,把我们的钱还过来!”


    “呸,输不起就说出老千,我好怕。”


    Jarvis看到一个年轻的身影敏捷的跳起并躲开那拳头,那黑色的身影跃到桌上,是个少年模样的大眼睛孩子。棕色的护目镜抵在头顶,黑色的帽子里似乎塞了东西似的,皮肤白皙的大眼睛少年冲那兽人吐着舌头挑衅般的将双手张开放在太阳穴两侧抓动着。


    “嘿,反正我赢的,有本事抓我啊~”


    真嚣张啊。


    Jarvis的视线跟随着不断跳跃着的黑色身影发出感叹。


    灵巧的人类少年踩着食客们的桌子躲闪着兽人愤怒的拳头,掀翻的酒杯以及餐盘引起了更多的骚乱,酒馆开始不安的躁动起来,脾气不好的兽人开始互相扔椅子,被扔中脑袋的Wade在Jarvis的注视下也加入了这场闹剧。


    少年不见了。


    Jarvis沉默的站起了身,他拉住了Wade从他腰间掏出了一把手枪,对着天花板便是一枪。


    那是把被Wade改良过的小型手枪,后坐力大的让Jarvis手臂有些发麻,更别说那巨大的枪声让所有人都停了下来。


    “OK,那么,该停止这场闹剧了么?”Jarvis平静并优雅的微笑道,蓝眼睛里是和善并友好的光彩,“如果不介意的话,或许可以帮Jackson先生整理一下酒馆?”


    平静下来的兽人们互相看着对方,思考着怎么就打起来后有些歉意的说着抱歉,接二连三的开始帮老Jack整理翻了的桌椅。


    领头的狮面兽人走到Jarvis面前:“人类,那小鬼去哪里了。”


    “如果你们要找他或者她,也许该出去找,很早就不见了。”Jarvis将枪换给了一脸没打过瘾的Wade,冲Dummy招了招手,幼狼听话的从角落跑了过来,“如果仅仅因为一次赌博毁了我朋友的酒馆,我想今天您应该不会还完好的站在这里,先生。”他微笑道。


    即使面对两米多高的魁梧兽人,身为人类的Jarvis依旧直视着那双充满怒气的兽瞳,没有一丝畏惧。


    狮面兽人沉默的看着面前的金发男人,突然笑了起来:“真是个有胆子的人类老鼠,喂,人类,我很佩服你的勇气,我是Andre·Smith,你叫什么。”


    “Jarvis,您好。”


    金发男人微笑着握住了那只巨大的手掌。


                                      -TBC-

评论 ( 1 )
热度 ( 23 )

© C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