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伊

贾尼/spideypool/希梦,我是C伊,甜饼小达人,目前掉入特摄坑

【原创】The Heart Of Light And Shadow第二章(Jarny AU)

标题:The Heart Of Light And Shadow

原作:IRON MAN 等

作者:C伊

配对:Jarvis/Tony·Stark

注释:AU文,设定的话,是精灵Tony以及佣兵Jarvis的冒险故事,其中混杂了各种CP,比如寡鹰啊,贱虫啊,冬盾啊,锤基啊balabala很多之类的。笔者文笔不怎么样只是写着自己喜欢的东西,文渣轻拍



可爱的不死佣兵Wade表示他很喜欢和作者我说话

老贾表示被举高高很难过但是他又不能打别人

Dummy说自己一点都不傻其实它很残忍你们要认清我的本质我真的不傻


第二章

      兽人生来就不是残暴嗜血的种族,他们淳朴并且好战。他们酷爱森林中野果酿制的果酒以及用烈火烤炙而出的熟肉。他们喜欢与任何人畅饮痛喝大声聊天,也许会因为矛盾或争吵而大打出手,这些淳朴善良的种族却会在那之后开怀大笑,相互请酒。

      Jarvis喜欢这片叫做古伦比亚的土地,他热爱这片土地上的所有族人——即使他并非兽人。

      Andre的笑声响的震耳欲聋,Dummy趴在地上用着它的毛爪子捂着耳朵,鼻子哼哼着表示着不满。其实Dummy也不明白,那个长得很丑的家伙怎么会突然就和自己的主人坐在一起喝酒谈天,明明前面自己还想去咬那家伙的鼻子来着。

      Dummy的嘴巴有点痒痒,它想找东西去咬。

      安里斯幼狼抬起白色脑袋开始寻找某个红黑色的身影。

      Wade?疯子佣兵去哪了?

      Dummy不开心的又一次趴在地上——真无聊。

      天晓得那个不死佣兵去哪了,也许又被哪家兽人姑娘勾去了魂,展示他优美迷人的身姿或者锵锵亮的由苏里萨合金制成的双刀。
    
      狮面男把实木桌拍的咚咚响,台子下的幼狼难过的打着滚,银白的毛发染不上任何污垢,柔顺美丽的似乎在发光。Dummy看见那个叫Andre的家伙用着他的大手拍着它主人的肩膀,年幼的安里斯狼保佑着主人不要又受伤了,因为那看起来真的拍的很重。

      Andre愉悦的大笑:“wow,见鬼,原来那个上山找死的就是你么?我竟然还能见到活着从安里斯回来的人,你真是个伟大的家伙!”

      “运气罢了,没有这孩子,我活不下来。”

      Jarvis抚摸着Dummy的后颈,年幼的狼崽舒服的昂起头如同猫科动物一般眯起了双眼。白色脑袋搭在Jarvis的大腿上,灰色纯净的狼瞳毫无防备的看着Andre,然后安里斯幼狼咧开了嘴,傻傻的冲他笑了起来。

      Andre呆住了。

      实际上Andre没有刻意去关注那头一直匍匐在地的白狼,许多人都拥有自己的宠物或者坐骑,这并不奇怪。

      但是……

      那是头体长一米五左右的幼狼,毛色如同安里斯雪一般纯净无暇,垂下的双耳在耳尖有少许蓝毛,幼狼张开了嘴打了个无聊的哈气,犬齿并不是太过锋利,甚至有少许牙齿没有尖锐,最让人在意的莫过于它的额头。

      一块仿佛钻石一般的棱形蓝色晶状体。

      没有任何一头狼拥有这种东西,也就只有一种狼拥有这种东西——安里斯狼。

      Andre从儿时就听闻那山上仅剩下的种族,它们似乎是受到了山神的保护,默默地生存在那里。安里斯狼生性残忍并嗜血,种族内部甚至会自相残杀。假如你上了安里斯山遇到它们,那么,迎接你的只有死神。

      这就是为什么没有人会选择上安里斯山,并不仅仅只因为雪山恶劣的气候。

      “这是,安里斯狼么?”

      似乎是听到了熟悉的词汇,幼狼抬起了脑袋冲着Andre眨着眼,坐在Andre身旁的Jarvis仅仅只是微笑着看着狮面人没有任何言语。

      他明白身边的小家伙会给这些明白的人带来多大的震撼,但这并不自豪,Dummy就是Dummy,他生命中的一部分。但他同样自豪于他的Dummy,因为它救了他。

      忠诚于人类的安里斯狼……

      难道说!

      难以言语的狂热之情在Andre眼中翻涌,身材魁伟的兽人突然站了起来,木制的酒桌发出巨大的推撞声。

      Jarvis的身体忽的腾空而起,冰蓝的瞳孔猛然收缩,隐匿于衣袖中的袖剑瞬间弹出,Dummy开始咆哮,背毛因愤怒而竖立,根根犹如针刺。

      “汝是山神之子!”Andre双手举起Jarvis放声大笑,狮面人眼中是Jarvis看不懂的笑意。

      袖剑被弹簧拉回,但握成拳的左手僵硬并尴尬的横在兽人的脖子前。此时的Jarvis被Andre安置在他宽阔的肩膀上,人类男子就这么坐在了身高接近三米的兽人肩上。

      狮面人并不在意Jarvis刚才的举止,喉咙中发出沉闷的低吟,是动物间呼唤。Jarvis看见酒馆内的兽人们纷纷安静了下来,他们的视线看向了Andre。万兽之王的震慑即使在兽人之间也存在,这是不变的定律。

      “古伦比亚的族人们。”Andre沉声道,“山神之子已降临在大陆之上!安里斯山将最终走向生机!”

      额嗯,这感觉,真是糟透了。
    
     Jarvis有点疲惫,他现在反而更想接受Wade那无穷无尽的废话洗礼,众多的目光汇集在自己身上让他有点茫然无措,从他记事起就未曾拥有过如此多的视线,他不喜欢那样。那些狂热的眼神就像遇见救世之主,形色各异的兽人们睁大着双眼盯着他,他们张着嘴似乎想要呐喊,那些无法抑制的情感让有些兽人甚至开始颤抖。
上帝,他做了什么。

      Jarvis看着Andre,搭在兽人肩上的手下意识的用力。

      他究竟在说什么。

      




        “为什么我找不到那个小姑娘了?你帮我找找?”
      
        身着红黑配色连帽衫的男人仰着头嘴里嘀咕着,大张着没被帽子遮住的嘴吐着舌头发出奇怪的音调。

       “嘿嘿!我说的就是你,我找不到那个屁股又翘又可爱的小姑娘了!你听不见我在说话么?”他指着天上的某个角落大喊,“别躲了,我知道你在家,别躲在里面不出声。”

       「我只是真的不想理睬你,我需要叙述我的故事。」


       “故事?够了吧,你不过是在展现你那个连半米都没有的脑坑罢了,你快帮哥找一下我的小屁股!”

      「你不能指示我,怎么说我都是个作者,我有权利进行接下来的创作!」

      “哥能作弊为什么不用?人这一生就不能坐以待毙,能作弊就作弊,不能也要做~”

      疯子佣兵扭起了屁股,嘴里哼起不知名的小调,也许是被他篡改过的歌曲。他晃着脑袋,视线在集市上那些可爱的兽人姑娘身上打着转,看着她们的屁股然后加以否认。

      “不是我的小屁股,我的小屁股去哪里了?怎么像个小虫似得一下子就不见了?”Wade难过的捂住了脸,“我还以为我遇到了我的真命天女!瞧她可爱的身体线条!瞧她可爱的小翘屁股!我觉得我要定她了!”

      「你竟然相信一见钟情。」

      “NOOOOOOOO!那什么前世多少多少年就是很多年的回眸才换得今生的擦肩而过!我可是盯着那小虫子几十秒,你说我前世得有几倍的回眸?”Wade挥舞着双手,“一见钟情啊,二见倾心啊,三见领户口本啊你知道的!我现在要带着她去领红本本了~”

      「上帝Wade,你只不过是在酒馆里无意间看见那个小姑娘罢了!你竟然都想着找她结婚?」

      Wade·Wilson歪着脑袋,看着笔直的集市走道,形色各异的兽人并不能混杂了他的视线。前面可是非常~~~不忍心的把Jarvis丢在了酒馆里,他怎么会丢下自己的老伙计仅仅只是为了追一个小姑娘额?他可是用了0.000001秒的思考时间然后去追那个抱着纸袋子的白衣小姑娘的。

      “我甚至还记得她可爱的大眼睛还有棕色的秀发,她身上透着沁人的酒香味,就像是我每天起床喝的那种~”

      「你没说她身上有煎饼果子的味道真是谢谢了啊,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隔着七八米还有一群兽人体味的干扰下闻到一个小女孩身上的酒香味。」

      “对,就是那样,这代表我的爱是那样深沉。”Wade认准了某个方向就向前走去,“我的第六感告诉我她一定在前面!”

      「我感觉这集市就这么一条路,还不带分叉,我也认为她在前面。」

      红黑色的佣兵听见不远处的喧闹声,是不同于集市叫卖的声音,有人在哭泣大喊,他加快了步伐,高兴的说着自己就是那么聪明。

      “Jessica修女,求求您了!求求您,您是上帝的圣女,您一定能救他,救救我的丈夫!”

      衣着白色修女服的女孩跪在地上扶着另一位兽人妇女,妇女的哭喊颤栗里她的内心,心中的善良不愿意让她看见任何人的苦难,或许也就是因为这般模样,她才会选择成为修女这个职业。

      “我会的,我会的,女士,请不要哭了。”她拂去妇女眼中的泪水微笑道,“我并非上帝的圣女,我只是愿意帮助任何一位能帮助的人。”

      “您有魔法,您有治愈魔法,我听说那些垂死之人能在您手中起死回生。”妇女在绝望中找到了生机,她紧紧抓住女孩的衣袖害怕她会离开,“我的丈夫,Tom,他为了救我的孩子,上山了,他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我害怕他回不来了,回不来了。”女人不断重复着相同字词,伴随着颤抖的声音泪水又一次夺眶而出。

      围在四周的兽人开始窃窃私语,他们难以相信会有人选择上山,生存几率太渺小了,这个可怜女人的丈夫或许已经死在了山上,被野兽分吃了身体又或者被掩埋在大雪之下。

      “这世上可没什么魔法~那些飞着光的小光束都是假的啦~”

      面前突然出现了张巨大的人脸,被吓的后仰的女孩差点松开了兽人妇女。

      “啧啧啧,注意安全我的小虫,别摔坏啦~”Wade扶住了修女的后背,他的视线转向了兽人,“女士,所以说找自家汉子怎么能找这么娇弱的奶妈呢,至少要找我这种有战斗力的职业啊~”

      「你竟然主动找单子,真不可思议。」

      “该闭嘴啦作者。”Wade·不死疯子嘴很贱·Wilson又嘀咕道,“那么,你家男人上雪山了?”

      男人的嘴角露出了“帅气”的笑容。


                                              -TBC-

评论 ( 1 )
热度 ( 16 )

© C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