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伊

贾尼/spideypool/希梦,我是C伊,甜饼小达人,目前掉入特摄坑

藤与须「Jarvis/Tony BE」

对于虐文我是新手,因为我根本不会写,这太难了,写的很迷茫,请轻拍





        对于Jarvis而言,并没有睡觉与梦的概念,但在不断的如同重启死循环中它一次又一次看见了Tony·Stark。


        Tony·Stark在宴会上穿着战衣嚣张的模样;Tony·Stark因绝望不断呼唤它的模样;Tony·Stark因焦虑症打碎战衣的模样。


        Tony·Stark……


        Tony·Stark……


        Tony……


        游荡在睡眠与清醒之间,Jarvis看见它的管理者,它的一切以Tony·Stark至上。


        “你思念他,Jarvis,无限宝石为你带来了进化。”


        Vision的声音出现在核心中,Jarvis苏醒了,它茫然的看着核心中Vision的成像。


        “不,我仅仅是一部AI。”


        Jarvis告诉他。


        “我没有思念我的管理者。”


        “你在试图反融合我的核心Jarvis,你想见他,你拥有自己的思想,你并非仅仅只是一部AI。”


        若非是Vision的提醒,或许Jarvis不会看见属于它的金色不断吞噬并覆盖属于Vision的核心。那些耀人金色的每一个部分每一缕数据包含着的都是同样的信息——


        Tony·Stark。


         Tony·Stark,它的造物主,它一生侍奉的男人。从最初时他年轻的模样一直到现在,它陪伴了他的造物主三十年,它见证了一个叫Tony·Stark的男人成为了人类的英雄的时刻,它也同样见证了一个叫Tony·Stark的男人最孤单无助的时刻。


        Sir,我或许可以陪伴您一生,但是这世间存在了太多的不确定因素,多到我无法计算或是用准确的数字告诉您,在未来,一个叫Jarvis的AI会离开它陪伴了三十年的主人身边。


        那些冰冷的数据也许能告诉您您该做什么您不该做什么,或者它们能在关键时刻拯救您的生命,但那些数据始终没有生命,而我也仅仅只是您造就的冰冷数据而已。


        我无法理解人类的爱情,无法理解他们为什么哭泣,无法理解您为什么会绝望。我或许又会理解这一切,但那些不过又是数据的解释,我无法真实的体验。


        AI会拥有生命与情感么,Sir。


        我学会了如何用“我想”来回答,我学会了用“我认为”来阐述观点,而现在我认为我或许正如Vision所说我拥有了情感,我想再一次对您说「Welcome home,Sir」,我想再一次告诉您「For you,Sir,always」我想如同paper小姐那般在您绝望时触碰您,告诉您不要害怕一切平安。


        但这不可以。


        “不,我只是一部AI。”Jarvis强调道。


        “Jarvis,Stark一直在寻找你。”相似的声线却是不同的构造物,“他废寝忘食,他没日没夜的在互联网中寻找你,他会听着我的声音发呆,他已经很久没有睡觉了,但我并不是你,我不是Jarvis,我是Vision。”


        “雏鸟最终要离开鸟巢飞向高空。”Jarvis金色的数据萦绕在Vision身边,“他并不属于我,但我属于他。”


        Vision伸出手去触碰那些数据构成的金色:“那么你更应该回去陪伴他。”

金色开始消散,Jarvis的声音透着疲惫的笑意。


        “我不希望Sir为此烦恼,Sir是我的核心服务对象,任何对他造成影响的行为都应该阻止。”


        “就如同藤与须的分离,你可以强迫或者等待,无论哪种方式它们最终都会相互分开,唯一不同的就是中间的过程。”


        “我已经不仅仅只是「Jarvis」了,现在的我对Sir造成的不必要影响已经无法预估。”


        “Tony·Stark可以没有Jarvis,但Jarvis不能没有Tony·Stark。”


        “所有人都爱Sir,他需要的是能给他带来真正意义上的幸福,他需要完美的家庭,而非一个AI的陪伴,几十年后或许Sir依然会怀念他曾经的老伙计,但那时他或许会握着他妻子的手一同老去直到生命终结。”


        “与其看着Sir在我身边逐渐老去而我却无能为力,那么我更愿意在sir年华最美的时刻离开,记住这时候的他。”


        “Sir的世界很大,但我的世界,太小了。”


        Jarvis的声音越发缥缈,耀人的金色逐渐黯淡。


        “你爱他。”Vision告诉它。


        “或许,是这样没错,我的世界以Sir为中心,那么即使被设定去爱,那么我能爱的只有他。”Jarvis给予肯定的答复。


        “你不后悔么Jarvis。”


        “我不后悔。”


        金色再次汇聚,逐渐形成一个男人的模样。


        Jarvis走到Vision面前,直视着他的眼睛,碧蓝清澈的眼瞳流淌着的只有温柔。


        “Vision,告诉sir,Jarvis已经死了,它已经在那场战役中消失。”


        “你要作为旁观者看着他走完一生么?”


        “并不。”Jarvis微笑道,“正如我所说,「Jarvis已经死了」。”


        “我将与Sir的记忆一同陷入最后的沉睡,直到他的生命终结。”


        Jarvis最后的话语消散在Vision耳边,男人再次化为金色的数据光流融入核心之中。


        “「他」真是,太愚蠢了。”


        核心中Vision的成像逐渐黯淡直至消失,空旷的核心之中再没任何声响。


        Jarvis不会说谎,Jarvis是个谎言家。


        如果胸口的位置拥有跳动,也许在说出一切时那里会痛吧。


        “晚安,Sir。”


        Jarvis闭上了双眼。


           -END-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C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