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伊

贾尼/spideypool/希梦,我是C伊,甜饼小达人,目前掉入特摄坑

【贱虫】Fuck Off(AU 傻白甜 不死英雄/杀手)

标题:Fuck Off
分级:看着办吧_(:з)∠)_
简介:你说什么,哥穿越了?这什么纬度?你说不知道?
Wait?哥现在是英雄?不吃墨西哥卷?不杀人?良好市民?哥甚至没有毁容?!Come on!这太无趣了,没有墨西哥卷的人生还是人生么?不过这张英俊的脸哥快有多久没看到过了,嘿帅哥,约么~
纽约就该找Spidey玩不是么?我们可是超凡好搭档~⭐哥想念他的大长腿,不不不,哥没想过他的小屁股,哥是太想他的小屁股了!
嗯,为什么没有spidey?纽约的好邻居去哪里了!!对面这位朋友你很眼熟啊,哦天,spidey我很开心你穿上了我们的情侣装,不过你能不能先放下你手里的脑袋?这看起来真可怕……
作者说话:私设杀手小虫终于_(:з)∠)_闹腾出来了,假如这是一个小虫和贱贱身份互掉的世界会怎么样?身世悲惨变异失败的小虫和变异成功的贱贱会有怎样的互动?不死伪英雄死缠烂打的追虫之旅,大概,会怎么样?可能会被打成肉酱吧,喔,这个画面【捂脸】

1

    “柠檬水。”
    Will收下了对方推到面前的酒钱,把冰箱里提前冻好的柠檬片取了出来开始调制饮品——即使只是杯水。
    “你今天来的有些晚了?”他看了看挂在墙上的时钟,“Wow,伙计,你看起来,有点糟糕?”
    男人接过Will递来的纸巾把它放到杯边,他没有再说一句话,只是安静的看着自己面前玻璃杯里的柠檬片。男人的脸色并不是很好,他的皮肤透着病态的苍白,不是被放了血就是做完了无数次的透析。
    奇怪的人。
    第一次见到这男人是在一周前,男人走进酒吧,灵巧的避开了那些要碰到他的男人女人。孤身一人的来到吧台点了一杯柠檬水之后就像现在一样再也没了动静。他安静的坐在那边,与世无争,仿佛活在自己空想世界中的某种哲学家思考着人生。
    男人穿着宽松的黑色衬衫,向左歪斜的刘海遮了他大半张脸。若隐若现的面容在昏暗的灯光下依旧能够看清少许。Will意识到这个男人毁容了,左脸几乎没有一块平整的肌肤,那是张会让人想起科学怪人的脸。
    “伙计,虽然有些冒昧,但是……”Will指了指自己的左脸,“你这个,你还好么?”
    上帝,这对话太屎了。Will心想。
    男人抬起眼看了看他,淡漠的棕色瞳孔被周遭的霓虹灯映照着光芒。他有张精致的脸,是姑娘们喜欢的类型。好吧,虽然现在只有一半的价值。Will看到男人动了动嘴唇,他没听见声音,男人依然没有回答,只是又一次的把视线跳转到他的柠檬片上。
    这就有点尴尬了。
    Will擦着他的酒杯,心里想着怎么才能让他的常客说上几句话,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沉默寡言的顾客。来酒吧不是消愁不是开心,只是来喝柠檬水?!
    “你叫什么?你看,你已经来了那么久了不是么?我是Will,是这的临时酒保。”
    对方沉默片刻后,低沉的声音发出两个平淡的音调:“Peter.”
    Will微笑了起来:“Peter,最近工作如何?过的开心么?”
    意料之中的沉默,Will不太在意的撇了撇嘴,反正吃瘪也不是头一次,无视就好了。他不厌其烦的把他的酒杯又擦了一遍。当最后一个酒杯被他放下后,他看见Peter站了起来,从怀里拿出某种暗色的布料。
    那是什么?Will瞥了一眼那东西,过小的体积被Peter捏在手里,他实在看不清。
    Peter离开了吧台,震耳的音乐下,他的动作显得异常缓慢。Peter的肩膀微微抬起,Will看着他的脑袋往下低了些,看起来他在戴什么东西到脸上。那些被音乐感染到发疯的人们相互推搡拥挤着,癫狂的笑容挂在脸上,他们欢呼大叫,神情糜烂沉醉。Peter被那些人来回推挤着,然后,他被人群淹没了身影。
    尖叫声如终止符骤然划破酒吧。
    满脸鲜血的女人惊恐的撞开人群,嘴里不断地喊着杀人了之类的模糊不清的单词。
    Will看到女人身后有个男人,当聚光灯好死不死的打在那男人身上时,Will的大脑瞬间就当机了。
    男人脸色通红,他捂着自己的喉咙呜咽着,溢出的动脉血液透过指缝像是开了闸的水坝倾泻而出。有道阴影印上了Will的视网膜——一位身着黑红紧身衣的面罩人。
    面罩人左手飞快的抬起,紧握着的匕首准确的插入男人的眼眶,Will甚至能听到铁质器物和脑浆相互撞击与摩擦的声音。
    这突如其来的谋杀吓坏了周边的所有人,几乎是在瞬间,安静的酒吧爆发出更加剧烈的尖叫声,所有人都朝着门口涌去,相互的推搡,相互的大骂。Will看到有几个柔弱的女孩摔倒在地,她们被人踩踏的发出痛苦的呻吟,随后他的视线又回到了面具人与男人身上。
    男人被插出洞的脑袋混杂着血液与脑浆,红白杂交着的粘稠液体让Will扶住吧台开始干呕——谢天谢地,他的反射弧真的是太慢了。他摸向吧台上的警铃,虽然他明白这没什么用,他知道他该做的第一件事情应该是跑路,到发软的双腿显然不给他机会。
    距离警铃不过一根手指的距离,一坨白色不明物可能是胶水?但看着又像是蜘蛛网?!那玩意儿直接把他的手黏在了桌上。Will直接抬起视线,近在眼前的面罩人歪着头蹲在吧台上,他沉默的看着Will,像是在思考什么。面罩人眼睛的位置被染的通红,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浓郁铁锈味让Will又一次反胃。
    别他妈尿出来。
    Will故作镇定的看着对方,吧台下的腿仿佛再跳踢踏舞似的,背脊后的冷汗让他止不住的打颤。他的视线穿过面罩人的耳际,不远处的男人似乎可能也许还没死绝,他腿还在抽搐,歪向他的脑袋看着他,剩下的一只眼睛无规则的乱动着。
    天啊,我不想变成这样,我现在哭着让他别杀我还来得及么?!
    面罩人安静的看着Will,随后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叠美金被他留在了桌上——柠檬水的边上。
    “Tip.”平淡的音调让Will极为熟悉。
    Will看到他跳上了墙壁,像只爬虫,或者说是蜘蛛一样的飞快的爬了出去。
    操他妈的!我操!
    Will在面罩人离开后直接跌坐在地上。
    “操!操!操他妈的!!!”Will开始大骂,他甚至不知道除了骂脏话还能干什么。
    他一生中从来没有吓尿过,除了这该死的今天!
   
   
   

   

评论 ( 14 )
热度 ( 162 )

© C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