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伊

贾尼/spideypool/希梦,我是C伊,甜饼小达人,目前掉入特摄坑

【贱虫】Fuck Off 6(AU 傻白甜 不死英雄/杀手)

#又是一个没有spidey的一章#
#这里角色还真是该死的OOC#

    Fury最近很头疼。
    自从Wade和Wanda的任务事故出现后,他们的好好先生变得有那么一点奇怪——好吧,是很奇怪。
    过去的Wade有些轻微洁癖和强迫症,这是人体改造后的变化,或许还得加上他脑子里的两个朋友。而现在……
    “把你的脚从我的办公桌上放下去Wade。”Fury黑下脸色一字一顿的冲着对面的红面罩说话,他知道自己是黑种人,但他现在很头疼,“能摘下你的头套么?你不用在这都戴着。”
    Wade吃卷饼的嘴巴没有停下,嘴里含着鸡肉说的口齿不清:“哥习惯在别人面前戴着面罩,除非你是个瞎眼老太太或者是哥的老婆们,虽然哥记不清有多少老婆了,不过谁会在乎。”
    Fury挑起一边的眉毛瞪着对方,显然对这种怪异的回答感到惊奇。他想起前几天Wanda哭丧着脸跟他讲:Wade大概是脑子炸坏了。他还以为他可爱的姑娘在和他开玩笑。Wade不会被炸坏脑子,他的脑子永远炸不坏。
    也许Wade的脑子真的出了点毛病,他的思维变得乱七八糟,行为模式变得捉摸不透,甚至连团队配合都懒得参与,实实在在的变成了一个独行侠。
    “严肃。”Fury敲了敲桌子。
    办公室门外的小女孩担忧的望着Fury,Fury叹了口气:“Wade,你最近……”
    “哥得说句实话。”Wade打断了对话,“哥很不喜欢被束缚的环境,虽然这有一堆不错的妹子,不过……”他指了指门口望着里面的Wanda,“哥可不适合成为她的老师。”
    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Fury把桌上的报告推到Wade面前。报告上的信息让Wade探过身去看,可恨没有Spiderman的柔韧,他只能放下搁在桌上的双腿。
    “你用工作的时间搜索一个无业游民是为了什么?”Fury侧头,“Peter·Parker,21岁,理应是在读书的年纪,父母是科研家,但在七年前死于航空事故。他在14岁的时候消失半年,再次出现是在救济院的门口,那的人说他躺在地上,左脸几乎血肉模糊。”Fury停了停,他感觉到了Wade的沉默,“他有什么值得你去找的?你和他有过交集么?还是说七年前的半年失踪时间里你和他有过什么事情?”
    “他还有个妹妹?”Wade凑近看着报告上的女孩,“Jessica,wow,在这里竟然是他的妹妹,不错的设定,怎么还是个萝莉?诶……”
    他刚刚的叹气是不是带着遗憾?
    Fury闭上眼睛开始慢慢的数着数字,念到十之后他重新看向了Wade:“还有之前的医疗报告,我觉得你的谈话内容……”
    “哦!你们这些人怎么就不相信哥不是这个世界的?哥睡了个觉就来到这,睁眼还全是牛,真的吓死哥的小心肝了!”
    “Wade!你严肃点!”

    Wanda安静的坐在沙发上,她有些不安的捧着樱桃汁,身边横躺着的Wade无聊的吹着口哨,他的调子乱七八糟,总是将歌曲随意的串联,硬生生的吹出一首印度神曲。
    Wade最近总往外面跑,全都是自发的。上次的外出任务让Wade变得有些许奇怪后,上头就基本让Wade处于休假状态,他们总感觉这个“全新”的Wade会给他们带来不一样的惊喜——怕他一不小心就杀了什么人之类。
    网上也流传并转载了许多他的视频与文字,说着纽约英雄Deadpool形象大更换,又或者是探索英雄Deadpool的性向之旅。
    这都是些什么!就因为他抓着某个男孩就要质疑他的性向?那我追着狗我是不是就是人兽恋啊!
    “亲爱的~”Wade趴到Wanda面前,“小女孩,回神。”他对着红衣女巫打着响指。
    “是Mr.Wilson!”女孩紧绷住身体坐得笔直。
    “别这样,你知道哥已经不是当初的Deadpool了。”Wade学着Wanda的模样同样坐直了身体他挺着胸膛,发音浑厚有力,像是唱起了歌剧,“你有什么要问的?”
    Wanda想了想,她记起来前几天和Pietro外出时看到的一幕。
    “那个大男孩是谁?”她小心的询问,“打……打你的那个……”
    Wanda从没见过Wade被打——除了外出任务。但主要问题是那基本都是Wade死皮赖脸的往对方身体上贴。Wanda感觉的出那个大男孩拥有奇怪的力量,如果不是在人群中,或许Wade会被打的更加——嗯——悲惨?
    Wade点着头嘴巴嘀嘀咕咕的自言自语,看来又和他的朋友聊了起来。Wanda耐心的等待,她看着时钟,心中跟着秒针的转动不断数着数字。
    “他是哥的朋友,我俩是超凡好搭档,只不过……Eh……”Wade想了想,“或许是因为哥没带亲自做的爱心卷饼spidey才会打哥?你说哥给他带什么口味的果酱?草莓?还是奶油?”
    Wanda抿住嘴巴,漂亮的大眼睛有些茫然的看着他,心中全是委屈——她大概是问不出个所以然了。

    Wade并不明白为什么到这都要追着Spiderman,他的spidey已经不是纽约的超级英雄了,他也不能再拜什么师。他需要拜他为师么?学什么?杀人?不不不,这种事情他玩的可溜了,指不定他的spidey需要好好的请教他不是么?
    他想做一个好人,然而这个世界已经满足了他的心愿。他甚至不用担心他办了件坏事而名誉扫地,人们都爱Deadpool——这个世界的Deadpool。就连他扶老奶奶过马路人们都会为之感动。
    可超凡好朋友没了spidey该怎么办?
    Wade任然记得找到Peter时从他身上闻到的气味,像极了甜腻的冰淇淋,当然,淋上的的果酱是带着铁锈味的番茄酱。
    “以前spidey从没嫌弃过哥。”Wade揉捏着面团把它们来回的倒腾,“行吧,其实他嫌弃的不得了。可哥挺喜欢那小鬼的,他能跟上哥的节奏,接上哥的梗,还会和哥坐在天台吃卷饼,瞧,多棒的超级英雄!”
    「看来他是你的榜样?」
    『可你现在缠着的又是谁?』
    “六耳猕猴?”在锅里倒上橄榄油后,Wade等着油温升高,“不过这只小虫子一如既往的有趣不是么?不再嚷嚷着能力责任,他竟然也是一个金钱主义者,哥感动的都要鼓掌了。”
    面饼在锅里滋滋作响,Wade熟练的颠锅翻转饼面。他不再和他的box们聊天,只是安静的做着煎饼。
   “他从没嫌弃过哥的模样,像个真正的朋友和哥坐在一起,我们讨论纽约,讨论最新的电视节目,偶尔还会吐槽谁谁家的八点档。哥的模样面目全非,这里的他又怎么样,他没嫌弃哥的浓油脸,spidey的脸哥为什么嫌弃?只要spidey还是spidey,哥倒是无所谓。”Wade重复道,“哥无所谓。”
   

   
   

评论 ( 10 )
热度 ( 78 )

© C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