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伊

贾尼/spideypool/希梦,我是C伊,甜饼小达人,目前掉入特摄坑

【贱虫】Fuck Off 7(AU 傻白甜 不死英雄/杀手)

    父亲用他宽厚的肩膀架着Jessica,年幼的女孩睁大着眼睛看着对她而言新奇的世界。他的手被母亲温暖的攥在手心里,温柔的耳语让他笑弯了眼睛。
    Peter站在一旁看着四人定格的动作,四周的场景模糊不清,或许是在午后的公园,也或许是在超市商场。那是他们最后一次相聚在一起的记忆。
    场景又一次动了起来,Peter看着他们一起走进了餐馆,餐桌上相互调笑,年幼的他脸上永远挂着开心的笑容,而这个笑容Peter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了。
    Jessica没有被送走,父母也没有过世,而他也拥有一张完整的面容。他顺利的进入中学,然后是高中。毕业典礼时他的父母带着Jessica和DV对着他说:Smile,Peter!他身为Jessica的哥哥也会在她放学后带着她一起回家,路上还能给她买上一支草莓味的冰淇淋。
    记忆与梦境总会将事物不断美化,美化到拥有者希望的层次。
    而Peter的梦境挤满了阳光。
    Peter闭上了眼睛不再去看梦境中发生的一切,他所渴望的,一辈子都不会拥有。
    比如,一个完整并温暖的家庭。

    今晚的纽约下起了暴雨,天气预报总是像个出轨的男人或女人给予你谎言。
    Peter蹲在屋顶看着大楼对面的男人——那是他今晚的目标。 雨水打湿了他的紧身衣,冰冷的布料黏在他的皮肤表面,那不是种令人舒服的感觉,没人喜欢这种略带窒息的感觉。
    夜幕下的他安静的蛰伏在窗外,他等待着男人最为松懈的刹那。室内灯逐渐被调暗,Peter听见男人开始更换衣物准备上床睡觉。
    “你不能因为你住在十多层高的公寓楼里就选择不关窗户。”Peter嘀咕着,“防火防盗防蜘蛛,你的妈妈没有教过你么?”雨水顺着他的身体不断滴落在地毯上,他潜进了主卧,床上的男人侧卧着身体,看来睡得很好,呼噜声打的缓慢而且还挺有节奏。
    从腰间摸出的匕首凑上了男人的咽喉,下一刻,被消音器处理过的枪声在Peter耳边响起。Peter看着身下的男人抽搐了片刻后,呼吸便沉静了大海。
    卧室里多了一个呼吸声。
    “我不知道原来他这么抢手。”
    Peter顺着子弹的轨迹看向墙角,模糊的轮廓隐约在黑暗下。对方大约有六英尺高,很强壮,同时也很危险。他的蜘蛛感应叫嚣着警告他后退,事实上他也的确在慢慢的后退。
   对方没有回复,反而开始拿什么东西。墙角响起了咔哒咔哒的声音,然后Peter闻到了一股类似于什么煎饼的味道。
    见鬼的……
    Peter似乎知道那是谁了。
    窗外电闪雷鸣,如果这是一部恐怖片,此时的Peter就是女主角。而他,一位女主角应该放声尖叫。
    Wade走出了黑暗,面罩上的眼睛因为笑意弯成了弧度。
    “Spidey~”
    Peter不断后退,自从遇上了这个男人他就在也没有消停过。他的工作被抢了,虽然每次都是完成状态但都不是他出的手。每天冷不丁的还会被纠缠,他讨厌被曝光,还是在公众面前。那些网络舆论说什么?超级英雄的艰难爱情!什么艰难爱情?什么该死的爱情?!谁他妈需要一个跟踪狂的爱情!
    “Fuck!Off!”他躬下了身体全身都处于警戒状态,“你是在搞笑么?一位超级英雄,杀人?”他盯着Wade语气严厉冰冷。
    “实际上哥本身就是干这一行的。”Wade又一次逼近,“放松小家伙,哥可没恶意,哥就是想找你叙叙旧。”
    “我不认识你!你到底怎么想的?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不要涉足我的地盘好么?”Peter退到窗边,“我希望您弄清楚身份,英雄先生。”

    知道牛皮糖么?
    “放开我,你这该死的……别掐我的腰!见鬼!”腰间的瘙痒让Peter差点脱了手里的蛛丝,午夜的纽约可不能大喊出声,他停在某处大楼的窗玻璃上,腰上束缚着他的还是让他有些胆战心惊的Wade。
    他恨这个家伙!Peter没想到跳出窗外的同时他也会跟着跳出来!
    Peter深呼吸了两次,身后的家伙死死的抓着他,嘴里还在不断嚷嚷我飞了我飞了。
    “你再用你该死的手乱摸我我立马把你从这摔下去。”Peter耸着肩膀将头抵在玻璃上,他败了,败在一个精神病手上。
    “这感觉哥好久没经历过了。”Wade把头贴在Peter腰间,“久到哥都忘了。”
    对方后半句话的音量被大雨打散在空气中,Peter低头看着他,不明白原本还那么活灵活现的家伙怎么秒转画风,他叹了口气,想着今晚的任务就这么放一放吧,反正雇主也不急。
    “你抓稳了,我带你上去。”
    “哦哦哦!Spidey就是Spidey!心地善良有光泽,哥都要感动坏了。咱两要不要坐在屋顶看看雨景吃吃卷饼?哥亲手做的,还给你带了草莓酱和芥末酱!”
    “闭上你该死的嘴巴,不然从我身上滚下去。”Peter沉下脸色,果然对这个人不能有一点妥协,否则根本就是得寸进尺。
   
  
 

评论 ( 2 )
热度 ( 69 )
  1. LEONC伊 转载了此文字

© C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