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伊

贾尼/spideypool/希梦,我是C伊,甜饼小达人,目前掉入特摄坑

【贱虫】Fuck Off 13(AU 不死英雄/杀手)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我感觉故事快结束了#
#开什么玩笑,好吧我就是开玩笑#

    从相识到现在,Peter认识Wade快有一整个秋天了,虽然他从来不相信种下一个朋友收获一堆朋友的古怪道理,不过假如是真的,Peter或许会在种下一个Wade之后再在上面淋上一片水泥。
    不过在此之前,我需要亲自找到他,让他好好的给我道歉。
    坐在天台的Peter裹紧了大衣,他注视着远方,纽约市的霓虹灯映照在Peter的视网膜上,那些漂亮的LED他看了21年,却从未像现在这样让他觉得好看。他很久没有这么放松的坐着了,或许是因为除了Jessica外,他的生活里出现了另一抹亮色。
    朋友。
    这个词语对应上了Wade,而Peter的确也只想到了Wade。Peter的世界太过窄小,小到只能对上特定的某个人,除此之外再无他人。
    Wade。
    他在心中默念着这个名字,脑海中浮现的场景让他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
    金色的麦田被微风吹拂,层层叠叠的麦浪在他身边荡漾着。Peter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他转过身微笑着走向Wade,男人的金色短发在阳光下晕出光芒,有些许的发丝被打的透明了色彩。Wade看着他,没了以往的烦躁,他笑起来的模样让Peter入神。他喜欢Wade的眼睛,清澈的蓝色让他想起天空与海水,那些自然界的美丽产物。
    Wade。
    Peter睁开了眼睛,冬季的风冰冷刺骨,可他的内心却感觉温暖。世界仿佛安静了下来,Peter听见了自己的呼吸与心跳,他们似乎加快了频率。
    他低垂下了头看着手机屏幕,通讯录只有一个号码。他看着Wade的手机号笑起来,Peter心想他或许喜欢Wade,他或许喜欢这个脑子有些毛病的朋友。
    Peter晃着双腿,他坐在空旷的大楼天台上仰望星空。上一次如此安静的坐着也是和Wade一起,他们谈论着纽约,谈论最近的电视节目,虽然Peter很久没看了,或者是Wade单方面的和他谈论八卦新闻。
    那是种很奇妙的感觉,从没有一个人在你耳边不断嘀嘀咕咕,就像是冰川时代时万物的静谧被打破,百灵鸟划破天空后的事物复苏。
    习惯有时真的让人感到可怕,逃避的这段时间Peter无法适应,世界太安静了。放在过去的确如此,可如今这是一个Wade的时代,没有纠缠不清的Wade,这让Peter有点浑身不自在。这也让Peter明白了一个事实——Wade已经在他的生活中烙印下了痕迹,而他也妥协并且包容了他。
     “去他的影子,我就是我,既然他认不清就让我自己来,他可别想摆脱我这个朋友。”Peter呢喃道,“就和Jessie说的那样, 身为长辈他应该道歉,管他是对是错,反正也没人管我的任性。”

    Peter没有跟踪人的习惯,除了任务需要。但是对于知道Wade家庭地址这方面,Peter告诉自己的理由是为了平衡两方的秘密筹码。Wade几乎知道了他的一切,那Peter知道他家地址应该就没什么问题,反正他不会有事没事的就去找Wade。
    现在会不会太晚了。
    Peter停在公寓楼下,街边的路灯拉长了他的影子,他干瞪着自己的影子开始胡思乱想。
    他要是看到我突然哭出来,或者抱着我骚扰邻居我要不要打他?要是他睡成死猪不开门,或者锁了窗我是不是白来了?他要是还记着我对他说的话不理我,我俩是不是还得冷下去?
    Peter蹲下身,他把视线放到公寓门口,里面黑洞洞的只有电梯灯还闪烁着。
    闪烁着的……
    Peter记起了手机,他想也许可以打个电话通知一声Wade。
    点开通讯录的同时一丝细微的声音传进Peter的耳朵,他抬起头向四周看了看,想要确定是不是听错了。
    “唔唔……”
    谁在哭?
    Peter想他是听清了,那似乎是一个孩子的哭泣声。他顺着声音走了过去,Peter将自己隐藏在墙与墙之间的阴暗里。孩子的哭泣声更大了,甚至能说是痛苦,Peter微微眯起了右眼,这让视力在黑暗中更加清晰了许多。
    当Peter看清是什么后他愣住了,他甚至说不出一句话。
    Peter有一种人绝对不会碰——孩子。对孩子出手真的是太恶心了,更何况Peter还有一个小妹妹。他喜欢孩子,那些可爱的小家伙们总是无忧无虑的,在他们眼中世界是美丽干净的存在。也正如此Peter最恶心的就是对孩子出手的家伙。
   “把孩子放下!”他冲了过去,想要踢开躲在巷子里的男人。
    那男人捂着孩子的嘴不让她出声,女孩身上的衣服几乎被撕烂了,唯一庆幸的只能说是她还没被侵犯。
    蛛丝黏住女孩,Peter用力的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右腿顿时发力,被踢中后腰的男人直接飞了出去,呜咽声在Peter不远处传来。
    “操他妈的人渣。”Peter冲男人跌出去的方向吐了口唾沫,随后小心的拍着女孩的后背,“别怕别怕,一切都好小家伙,我带你回家好么?”
    女孩抓着Peter的衣领瑟瑟发抖,颤抖的嘴唇开开合合,她想说什么可恐惧让她一句话都无法连成。
    Peter让女孩趴在自己的胸口,宽厚的大衣拢住了她。他走到男人几步远的距离,从腰间取出的匕首握在手中,Peter打算杀了这人渣。
    男人呜咽的声音转而变成了笑声,他看向了Peter,随后又笑了起来。
    “世界真小。”男人笑着,“我记得你小宝贝。”
    熟悉的声线让Peter汗毛直立,从巷口投射进来的路灯模糊的照亮了男人的脸。过去的记忆开始涌现,男人的脸对应上了记忆中的人。
    “Ruto……”
    声音因怒火而颤抖,Peter咬紧了牙关死死的盯着躺在地上的男人。Peter记起了他的名字,七年前的人体改造工厂里Ruto就是其中的工作人员之一。
    他的恶心癖好没有人去管,“医生”们觉得只要他不把实验对象干死就相安无事。而Peter的屁股Ruto一直惦记着,如果不是Francis对他太过“恩宠”,或许那时候Peter就真的要废了。
    Ruto对他的欲望一直持续到工厂的爆炸,爆炸弄毁了Peter的脸,同时也让Ruto有机可乘。可似乎Ruto对毁容的Peter失去了兴趣。看着皮肉翻开的Peter,Ruto脸上的厌恶让Peter缓下了恐惧的内心。
    Ruto,Ruto,你这个恶心的肮脏的人渣,你他妈为什么没被余波炸死,上帝你的公平都是做戏么?
    “瞧瞧你现在的模样,虽然小一点的你更加可口不过现在依旧不是么?”
    Ruto靠着墙站了起来,Peter注意到他有些扭曲的右手,那是当年他给Ruto的离别礼物。偶尔Peter对医疗的发达还是有些痛恨。
    “亲爱的,你知道Francis一直找你么?他太想你了,谁晓得你这只小虫子隐藏的那么好,这些年你可苦了我们。”
    “他已经死了,我亲手杀得。”Peter沉下脸色,攥紧的拳头咔咔作响,“七年前没杀了你是我的失误,今天我会弥补。”
    Ruto的手臂打上了墙壁:“就像你当初杀了Francis那样?小宝贝你真的如过去一样可爱,你长大了么?还是说你只长了个子?”他舔了舔嘴唇后又笑了出来,电流声荡漾在Peter的耳际,昏暗的巷子中爆出冰蓝的电光。
    Peter下意识的后退,他将左手覆上女孩的眼睛,让女孩不要看到超出她理解范围的东西。大脑嗡嗡作响,仿佛千万个警铃同时响起,它们警告他赶快离开,赶紧离开那个手臂冒电的男人。
    “亲爱的Peter,这就是为什么你没杀死Francis。”Ruto咧嘴,“工厂里的每个人,包括我们,全部都被改造了。”

评论 ( 5 )
热度 ( 72 )

© C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