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伊

贾尼/spideypool/希梦,我是C伊,甜饼小达人,目前掉入特摄坑

在我梦中 1 (希梦 AU HE)

标题:在我梦中
配对:希卡利/梦比优斯
大概:星云小镇的许愿池拥有神奇的力量,它似乎拥有一些魔法让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希卡利与梦比优斯素未谋面,他们不知道对方是谁,无意间的许愿将两人相连。他们的相遇只在梦中,而许愿池的魔法只有七天的时效,他们能在无法触碰对方的情况下发现自己真正的心意么?而他们,究竟能否将梦中的爱情转为现实?
作者说话:这是电影《在我梦中》看到后一直储存的脑洞,套用电影设定的傻白甜?或许吧,人物ooc会有,同时人物各个关系全部打乱,没有所谓的亲属关系,除去被落入婴儿时期的泰罗教官和凯恩玛丽_(:з)∠)_人物并不多,我只是真的没粮食吃了,只能自割大腿肉了,文笔不行凑合看吧,凑合凑合。
还有,我不要脸的占人物tag,我真是太不要脸了。

1

“说句老实话,比起攒钱开餐馆你为什么不好好的找份安稳工作呢?”
梦比优斯插着大衣口袋安静的听着镜子的抱怨,两人并排走在公园的路中央,从餐馆出来就一直嘀嘀咕咕的镜子让梦比优斯没了脾气,可想起装修完之后看着室内优雅迷人的成果,梦比优斯无奈的笑了笑,他可还记得镜子平静的脸上染上喜悦的颜色。
“我喜欢咖喱啊,你不觉得那个很棒么?”他停下了步子,公园里的鸽子落到他脚边,白净的翅膀向外张开,梦比优斯能看到那些漂亮的羽毛被阳光打上了光晕,“前期的确很苦,可我一定能挺过去!”
镜子沉重的叹气,不由自主的对着梦比优斯翻了个白眼:“行吧开朗的阳光少年,谁让我命中犯冲搭上你这么个朋友。”他收紧围在脖子上围脖,拍了拍梦比优斯的后背,“来来,我们谈谈你的人生大事。”
梦比优斯被镜子向前推着,听到对方的话语下意识的收紧了脖子,他知道他要跟他说什么:“伙计,我拒绝这个话题行么?”
镜子人是挺好,可总是担心他的终身大事,像他妈似的。真的是当他没谈过恋爱么?好吧,他是没谈过,但这也不能作为担心他的理由对吧,现在事业为重,事业为重,咖喱为重……不是,事业为重。
冬季的小镇任未失任何活力,这或许就是小镇的好处,走在路上总能遇到几个让你眼熟的家伙。三三两两的人群围绕在公园中心的许愿池旁,那些洋溢着幸福的笑脸让梦比优斯笑弯了眼睛,他很高兴能够生活在这个地方。
“你觉得我买点圣诞红怎么样,快圣诞节了。”许愿池旁的花车被各色冬季花朵簇拥,梦比优斯蹲下身看着放置在花架上的圣诞红,他思考着得购置几盆装点他的餐厅,虽然圣诞节时会放假,不过对于居住在自家餐厅旁边的梦比优斯而言,这无需多想,也许还能约上几个伙伴,几个人在餐厅里吃着咖喱带着圣诞帽子迎接新年。
“那你可以在平安夜许个愿,比如想要找到另一半之类的,指不定圣诞老人就送你一个大惊喜了。”镜子把地址交给花车老板对着梦比优斯眨眼,“管账伙计,交钱了,东西下午就帮我们送来。”
“你真不觉得冬天吃咖喱特别棒么,如果你不吃辣我可以给你做甜味的。我打算做个咖喱饼干配上香草冰淇淋的甜品,你觉得怎么样?”梦比优斯念叨着自己的新想法,交过去的现金被花车老板接了去,随后出现的硬币让梦比优斯摇头说谢谢。
“这里的许愿池很灵验,您可以试试。”老板对他微笑道,“请不要拒绝,这是我给每一位顾客的礼物。”
面对梦比优斯的迟疑镜子无奈的耸肩,勾过对方脖子的同时顺势接过硬币,对着花车老板说了声谢谢。
“听说过魔法么?”镜子压低声线,“听说这个许愿池被魔法祝福,红莲上次还跟我讲他愿望成真了。”
“别闹,都几岁的人了。”梦比优斯呆愣的看着许愿池下的硬币,小镇并不是著名的旅游景点,许愿池下的硬币不多,却也大致能盖上池底大半,冰冷的水光被硬币折射出的光点打上他的视网膜上,手里是镜子塞给他的硬币。
爱情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会被魔法赋予。
梦比优斯心想。

“如果你需要防火墙升级可以找楼下的赛文,何必找我。”希卡利摘下眼镜放进眼镜盒中,“你跟我说你来相亲真的不是开玩笑么?”
“当然是开玩笑。”佐菲笑了笑,他并不在意老友略带尖刺的言语,“过几天就放圣诞假期了,你打算怎么消遣?两个老光棍去酒吧喝酒或者到我家吃三文鱼刺身?”
希卡利举起手打住佐菲的话语:“你还想像上次一样喝醉吐我一身?”
他站住了身子,目光看向不远处的许愿池,流动的泉水从天使雕像上缓缓淌下,他看到有个熟悉的背影在拨弄那些水花,如果没记错,应该是凯恩家的小鬼头。
“你知道凯恩那家伙的孩子都已经不穿尿不湿了么。”希卡利把视线挪向佐菲,“可我们这两个老男人还在打光棍。”
“爱情说来就来,就看你能不能留住。”佐菲勾上希卡利的肩膀说的满脸轻松,“你还指望这两天爱情从天而降么老朋友?”
希卡利盯着佐菲没说话,他的确不期望什么,比起爱情他更注重事业上的顺利。手机的震动让希卡利转移了注意力——是公司的电话。
“是的,我明白,企划书我正在进一步花边,时间?假日前我可以完成。”
“天,今天可是周六。”佐菲无奈的抬头,耳边还是希卡利面对公司任务的噪音,“老朋友,假期,现在还是周末假期。”他抽掉了电话对着电话另头说道,“抱歉,希卡利正在享受假日,工作方面的事情可以延后或者用传真。”
“佐菲!”
“停。”佐菲大退一步,“公共场所,文明市民,希卡利。”
“电话。”佐菲几乎能感受对方的咬牙切齿,如果不是在公园里,指不定他的老伙计就要直接开揍。
“抱歉艾斯。嗯对,是佐菲,出来见朋友。”
有时候身边有个工作狂总会变成这幅模样,对于自己的生活,希卡利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工作上,而不是私人生活。像这种公司聚会都能一本正经的看着PAD完成技术处理的希卡利,佐菲很担心他的伙计会把一生都奉献给工作。
想象着希卡利和一纸策划书进入婚姻殿堂,佐菲不由打了个寒颤——还是想想办法帮他赶紧找个伴吧,至少多个伴也不会那么冷冰冰的只在乎工作了。
然而到目前为止,佐菲从未想过他也是个老光棍这个问题。
“佐菲?”阿柏看到站在人群中的佐菲快步走向了他,“真巧,在这里遇到了。”
“下午好阿柏。”佐菲小心的拥抱这位长久未见面的故友,“我都不知道你回国了。”
“其实我是打算给你们一个惊喜。”女孩微笑道,她看向希卡利,勾起的嘴角又一次上扬,“不介绍一下么?”
希卡利从不相信一见钟情这种东西,那东西太飘渺,根本无法控制也没有准确的信息能告诉他究竟为什么会造成一见钟情。可目前看来,他是摔进自己的坑了。
“希卡利。”他伸出手,语气柔和。
“阿柏。”
对方的手掌柔软并温暖,除了看恐怖片时心脏的漏拍,或许这一次的确是他人生中第一情感的萌发——虽然希卡利明白他这么对比并不是太好。
旧友之间的重逢并没有太久,阿柏与希卡利互换了名片后与两人挥手告别。希卡利的目光注视着远去的女孩,如果不是佐菲的响指也许他还会这么目送下去。
“爱上了?”佐菲无法想象这么一个工作狂竟然会在短短数十秒间喜欢上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孩,的确,阿柏是个惹人喜爱的女孩,不过这可是个大坑啊,可坑再大至少他的朋友也算有恋爱的萌芽了。
“没有。”希卡利否认道,收回视线的他笔直向前走去,他停在许愿池边沉默的盯着池底的硬币。
“需要么?”出现在希卡利面前的硬币唤回了他的注意,“听说这池子挺灵?许个愿也不会怎么样,要不要求个真爱?”
真爱?
静躺在手心上的硬币没了刚接过时的冰冷,希卡利又一次沉默不言。
“如果能找到真爱,那应该是魔法吧。”
他小声的念叨着。

有时命运就这么凑巧,你的朋友也许会在不经意间帮你推波助澜。
站在许愿池两头的二人深深的吸了口气,吐气后的下秒,握在手中的硬币被高高弹起,在相同的注视下硬币落入池中。
有时命运就这么凑巧,你会在不经意间为你自己推波助澜。
不知是谁的硬币飞到了另一端,沉入池中的硬币被另一枚缓缓盖上,两者相互交叠。
有时命运就这么凑巧,而魔法也会在不经意间为你推波助澜。
刮起的寒风让人不由自主的打颤,梦比优斯转头看向四周,不知是谁在他耳边轻声耳语,他仰起头看着水池中央的天使雕像,被雨水洗刷的石雕露着安宁的笑容。踏出脚步沿着池边行去,不知为什么,他似乎想去看看对面。
希卡利紧了紧风衣的领子,他有些后悔没带上围巾或是口罩遮挡冬季的冷冽。空灵的嬉笑声在耳边响起,他扭头看去,身边只有佐菲和无意间相遇的凯恩一家在相互调笑。只能看到侧脸的天使雕像露着平和的笑容注视着远方,希卡利将视线穿过雕像,他沿着池边往对面走去,那奇怪的笑声似乎在指引他。
另一端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或是人,二人看着看过多次的石雕默下声音,同时间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果然,爱情这种东西怎么会被魔法赋予。
能被魔法找到的真爱又怎么会存在。
相互错过的路线或许在别处早已成了定局没了结局,但对于被魔法祝福过的许愿池,这又怎么会错过?小镇的公园一如既往地平和,许愿池中央的天使如往常一般宁静安逸,温和的注视着每一枚被投入池中的硬币与即将到来的爱情。

评论 ( 5 )
热度 ( 11 )

© C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