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伊

贾尼/spideypool/希梦,我是C伊,甜饼小达人,目前掉入特摄坑

在我梦中 2 (希梦/AU/HE)

为了让小梦和阿光相遇第二章莫名其妙的爆肝【冷漠脸】

还望食用愉快。



2

批发市场的材料让梦比优斯纠结了好一会,与其说是纠结资金问题,不如讲是在纠结运送问题,仅仅只靠两个人要搬运那么多材料回到餐厅显然不是件易事。虽然是按照购物清单购置食材,可当最后一项被划掉后,就连镜子都发现两个人扛着一堆材料回去会颇为吃力。

“要不扔了吧。”

镜子掂量了几下袋子,估测从市场拎会餐厅自己的体力能否跟上。

梦比优斯选择性听力障碍似的看着他,一脸的天真表示着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的模样。镜子微笑示人,眼神交流着表明我什么都没说你听错了。

有时候天降救星不是什么奇事,在梦比优斯接到赛罗短信后,原本困惑的表情也被扫走大半。两人扫了扫身下的地,有些不知羞耻的直接坐了下来,身边堆放着的材料袋子把两个人活脱脱的打扮成摆地摊的。

“回国后干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搬运工,这就是我的欢迎会?”

两人略低的视野中出现踏着皮靴的脚,让梦比优斯不能再熟悉的声线带着些许的笑意。他仰起头看向他许久未见的朋友,随后笑了起来。

“赛罗。”他站起身拥抱这位回国的老朋友,“幸好你来了,不然我和镜子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不知道怎么办?不会打车么?”赛罗用力揉着梦比优斯的脑袋,“我不在这几年你这是打算干大事了?新朋友么?”

镜子没想过在外采购时会遇到朋友的旧友,对于赛罗的问题年轻优雅的骑士缓缓站起身,他侧头微笑给予对方最为礼貌的回答。

“我是镜子,很高兴认识你。”

赛罗会握住对方的手,颇为爽朗的性格让镜子感觉很舒服,这或许是个可以深交的朋友。

三人没有做过多的交流,简单的分摊材料后纷纷提起或抱起有些沉重的食材往外面的停车场走去。

“赛罗有时候很冒失,但是真的很让人放心。”坐在后座上的梦比优斯端正的坐着,“他是小我一届的学弟,高中毕业后他就选择出国留学,他听到我要开餐厅后就联系我说想帮我忙。”

“所以,以后都是同事了?”镜子透过后视镜看向赛罗,一路上对方的笑容从未从脸上消失,男人似乎是因为什么事而很高兴的模样。

“实际上阿梦一直跟我说他想在毕业后开一家餐馆,专门做咖喱的。你不知道,在学校里他的饭除了咖喱还是咖喱,他们班还亲切的称呼他为咖喱小王子,有时候我找他,他们同学就直接叫他咖喱,没笑死我。”趁着红灯停车期间,赛罗转过头看向后座,微微笑弯的眼睛看着梦比优斯,“所以我想去学烹饪,学有所成后还可以帮帮他。”他转了回去又一次踩下离合器,“谁让他太傻的让人着急。”

“这是歪理!”梦比优斯小声抗议,“你看看我的餐厅就知道它有多棒了。”

对于梦比优斯言语上的反抗,赛罗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爽朗的笑声传到二人耳中,镜子看戏似得看着梦比优斯。对方有些尴尬,生气的小表情让镜子也笑起来。

“很好笑么?我说什么了?!”

“阿梦你整个人都让人想笑啊。”赛罗笑的有些发贱。

“赛罗!”

 

 

 

餐厅的布置让进门的赛罗吹起了赞赏的口哨,虽说吃个咖喱环境还那么优雅别致的确有点奇怪,不过环境上的舒与适美观的确也是吸引顾客的因素之一——怎么说都是见过复古风装潢的肯德基,这点又算什么。

梦比优斯把工作服丢给赛罗,没有任何休息时间直接要求他开始工作。

“天,我才刚回来。”面露苦涩的赛罗无奈的看向梦比优斯,对方满脸理所当然的抱着胳膊看着他,“行,你是老板你最大。”他投降似得挥了挥手上的衣服快步走向厨房。

“就这么对你的学弟?”镜子挽起袖子开始准备圣诞红的布置,“可别对他太苛刻,主厨跑了我们吃什么?”

“他不会跑。”梦比优斯笑了起来,“友谊的巨轮若是翻在提早上班上,那还是翻了吧。”

“那我真庆幸我大学四年没和你翻船。”

“难不成你要翻车?”梦比优斯惊恐的捂住嘴,“没想到你是这种镜子。”

“闭嘴吧梦比优斯!”

 

 

 

希卡利整理完毕企划方案后茫然的盯着桌子的某处,余光无意间瞧见的电影票让他回过神——那是佐菲给他的,听说是最近上映的一部新片子,老大不小的人了也不严肃点,什么叫拿上票子约一炮。

今天的话不知道能不能把阿柏约出来,周六应该是有空的吧。

捏着电影票的希卡利犹豫着要不要给阿柏短信息,可想着两人也就一次见面的照呼也没什么理由约她。思考再三后他拿起手机给佐菲消息,朋友就需要这个时候使用。

有时候人吧,真不是自己想当电灯泡,朋友有难帮不帮?

帮,必须得帮。

可你让我把阿柏约出来三个人看场电影,你倒是主动点啊。

佐菲几乎要把整个人都埋进椅背里,电影开场快一个小时,这么一部爱情片两个人竟然连个交流都没有,希卡利你是不是男人,妹子就在你边上你倒是机灵点。

“额,我肚子有点疼,去下厕所。”顺着电影光,佐菲对着离他两个身位的希卡利打着眼色:你小子能不能行。

“不会是可乐喝坏了吧。”阿柏侧头看向快步离开的佐菲。

“可能吧,可能是嚼太多冰块了。”

“嗯……”

佐菲的助攻并没有让两人有更多的交流,希卡利看着时间,距离电影结束还有三十分钟,可目前为止两个人的对话除了问好,就是谈论佐菲肚子的问题,以及现在阿柏担心他是不是掉进马桶出不来。

“要不要给他发个短信?是不是腹泻了?”

腹泻……就算是腹泻那也是为了帮我才腹泻。

希卡利满脸严肃的点了点头,顺着阿柏的意思点开了短信,打上的消息正是女孩最后的一句话——你是不是腹泻了。

「腹泻个鬼!你活该交不到女朋友!」

对方的回复让希卡利面色一沉,阿柏看到希卡利的表情也是误以为真:“佐菲他是不是不行了?!”

“没事,他说他得回家吃点药,让我们继续,嗯,一会去吃饭怎么样?我知道一家挺不错的餐厅。”

“嗯,可以的。”阿柏微笑道。

找个时间带佐菲去吃一顿吧。希卡利心想。

 

 

从餐厅出来后的阿柏站到希卡利身前,柔和的路灯下,女孩精致的容貌让希卡利不由心动。

“阿柏……”

被叫住的阿柏看着希卡利,女孩歪了歪头露出往常一样的温和笑容。

“我以后……”

“下雪了。”阿柏轻声的惊呼着,“果然,还是故乡的雪景更加美丽些。”

希卡利吞下未说出口的话安静的看着她的侧脸。

这是星云小镇的第一场雪,轻柔的雪花从泼墨的夜空中缓慢坠下,如果可以他希望能一直这么下去。

“今天真的很开心,希卡利。”女孩走到希卡利身边,“很久没遇到像你这么好的人了。”

她刚刚对我说了什么。

希卡利看着女孩的眼睛,一时间大脑竟处在空白状态。

“很高兴能有你这么好的朋友。”

阿柏又一次说道。

 

 

 

烦躁。

梦比优斯几乎将身体完全窝在沙发里,开店后的第一批顾客让他太兴奋也太紧张了,他想知道他的菜谱顾客们是否会喜欢,又想知道他们会不会提什么意见,几乎全程看着餐厅的状况。

可这赛罗,脾气怎么就那么暴呢,他嘲讽别人的习惯怎么不改改,在国外真的没被打么?天,看他到现在都这么出挑,看起来国外也没几个能弄得过他的。

客人觉得咖喱太过粘稠,配料又加了洋葱,直接喊了梦比优斯询问怎么回事,新店被挑剔的客人挑事的确有,可倒霉就倒霉在主厨叫赛罗。如果不是梦比优斯拦着,赛罗那一锅子的咖喱大概都会盖在那客人头上。

「爱吃吃不吃滚,下单前不说,上菜再挑刺,找抽?」

天……就赛罗这么个情况,餐厅未来的日子还好么?

梦比优斯捂住脸不再思考餐厅的琐事,一天的忙碌让他几乎力尽,过分柔软的沙发与抱枕让他的眼皮逐渐打颤,睡意侵袭他的大脑,当思绪完全断线后,梦比优斯进入了他的睡梦中。

 

 

 

“我想我失恋了。”希卡利瘫在沙发里调转电视频道,夹在肩膀上的电话传来一声困惑。

“失恋?你直接被阿柏拒绝了?”

“一分钟内连续两次好人卡,她对我不感兴趣,唯一的兴趣也仅仅只是维持普通的朋友关系。”频道调转到动物世界后就再也没了动静,希卡利看着萌宠主题的动物世界心中更是绝望,“这是一场还没开始就被扼杀的恋情,我想我大概是不适合谈恋爱。”

“哇老伙计,你别开玩笑了,你就死在阿柏一棵树上么?你对她多了解?怦然心动的懵懂爱情?你还是高中生么?别那么丧气,爱情总会来,只不过没那么快,我就说圣诞节前期你怎么会脱单,不然我就请你大吃一顿了。”佐菲在电话笑道,“别灰心伙计,早点睡觉,别为失恋而失眠。”

希卡利很久没有经历这种怅然若失的情绪了,也许爱情的确降低了人的智商,他自嘲的笑了起来,这算什么,算是爱情么,这只能算单方面的暗恋吧。

希卡利闭上了眼睛,脑海中浮现的女孩模样渐渐消失,之后的困倦与黑暗淹没了他疲惫了一天的意识。

 

 

 

再次睁开眼时梦比优斯发现自己身处在白天的许愿池边,是他熟悉的公园,可又有些不同。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身上的穿着是秋季的衣服,公园四周的树木也并未完全褪去绿衣。这里不是原本的公园,梦比优斯想他大概是做梦了。

“你是……”

身后传来陌生的声音,他转头看去,是个从未谋面过的人。

“这里似乎只有我们两个。”对方走到他身边,衣着简约的男人冲他友好的微笑道,“但是这里,似乎不是我们的公园?”

看来这位陌生人也发现了问题,梦比优斯点点头同意了对方的说法:“嗯,也许是在做梦吧。”

“希卡利,我的名字。”

“梦比优斯,很高兴认识你。”

希卡利看了看四周,他的视线投到了许愿池上,天使石雕下似乎有什么东西。他跨过石台踩着水来到石雕旁,天使雕下有个盒子,一个被红色丝带缠绕的礼盒。

“可能是你的?”希卡利看向梦比优斯,被取下的盒子在他手里挥了挥。

“也可能是你的不是么?”梦比优斯笑了,“这里是梦境。”

“也许?”希卡利耸了耸肩。

礼盒被打开后梦比优斯愣了几秒,希卡利看了过去,盒子里装着的是一张照片,是一个女孩的单人照,女孩的眉目间和梦比优斯很是相似。

“wow,你妹妹么?真漂亮。”

“嗯……其实,是我的母亲,不过已经过世了。”

“啊,我,很抱歉,抱歉梦比优斯。”

“没事,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梦比优斯合上了盒子,抱着盒子的他坐在许愿池边,四周安静的不像话,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他和希卡利。

“好安静。”他轻声道,“感觉只有我和你。”

希卡利坐到他身边,他将视线投到远处的天际线上:“可能?不过目前来看,的确只有你和我。”

“为什么?你是我梦境中的产物么?”梦比优斯看向他,“你是虚假的么希卡利?”

梦境的产物?希卡利看着面前这位年轻的大男孩,为什么梦比优斯不是他梦境的产物呢,这里不是他的梦么?

“说不定你是我梦中的产物?”他笑了起来,大男孩睁大眼睛的样子让希卡利莫名的有些开心,也许是因为这个奇怪梦境的原因?他能看清听清对方的每一句话,甚至还能知道对方的名字。

“我可不乐意我成为别人的产物。”梦比优斯低下头摆弄礼盒。

“同理?”希卡利俯下身侧头看他,“我也不喜欢成为别人的产物,我们的相似点?”

大男孩抿着嘴没有说话,随后绽放在脸上的开朗笑容让希卡利有些困惑。他缩了下脖子,有些尴尬的扫着自己的肩膀:“我说了什么好笑的话么?”

“并没有,只是我以为你是个很严肃的人,但看起来并不是我想的那样。”

“其实我的确很严肃,你没有看错。”

“但你很为他人着想希卡利。”梦比优斯注视着希卡利,“你是个好人。”

“别了朋友,我今天已经被发两次好人卡,加上你的就三缺一了。”希卡利撑着石台向后仰去,他看着小镇的天空,那是他看了三十多年的蓝天,梦中的天空与他的记忆几乎完全相同。

“失恋?”梦比优斯小心的问道,“那可真让人心疼。”

“只能算是暗恋失败,臭小鬼。”

希卡利抬起手撞向对方,触碰到对方的刹那间剧烈的白光刺疼了他的眼睛。

 

 

 

从沙发上惊醒的希卡利茫然的坐着,未聚焦的瞳孔看着电视,好一会他才回过神。现在还是动物世界,也就是说他没睡着多久,可梦境中的所有细节他都记得一清二楚。

梦比优斯?

他活动着僵硬的脖子,脑子里出现的人能让他在意好一阵子,可不知为什么,嘴角的笑意仿佛蠕虫病毒似得蔓延到心口,那奇怪的大男孩让他感觉挺开心的。

 

 

从沙发上摔落的梦比优斯仿佛当机似得看着天花板,后脑勺和肩膀传来的痛苦让他不由的抱住头,无奈的呻吟从喉中发出,他抬起手把沙发上的抱枕拽了下来,自暴自弃的直接躺在地上。

“他叫什么?”他抱着抱枕呢喃,“希卡利,他叫希卡利。”

那三个音节在梦比优斯嘴边来回反复,直到完全记起对方模样后他笑了起来。今天的梦比优斯做了个奇怪的梦,在梦中他遇到了一个奇怪但却很好的人。


评论 ( 3 )
热度 ( 9 )

© C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