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伊

贾尼/spideypool/希梦,我是C伊,甜饼小达人,目前掉入特摄坑

在我梦中 3(希梦/现代AU/HE)

在忙忙碌碌的摸鱼生涯中,在酷暑难当的燥热夏季中,我终于,更了。

所谓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说的就是我,当初催更催的比谁都勤奋,现在痛苦在自己身上难以自拔

催我催的开心是不是!有本事你们也写啊!你们也写啊!有没有胆子啊!!!

6

   3     

“所以,你对那家伙产生兴趣了?”

镜子几乎是用一种惊恐的语气询问梦比优斯。

仅仅一个晚上,梦比优斯的四周仿佛出现了无数梦幻气泡,闪烁着的光芒看的镜子眼睛疼。原因?用对方的话来讲就是他遇到个奇怪的男人——梦里。梦比优斯记得他的样子声音还有对方所有言行举止。

大男孩将曲奇饼拿出烤箱开始摆盘,看来他的心情的确挺不错,就连装饰用的水果都特意选择了甜度较高的草莓片——草莓片上还点缀着巧克力笑脸。

“并不是,只不过感觉很神奇,我从来没做过像昨天那么清晰的梦,他甚至还告诉我了他的名字,还有——他似乎失恋了。“梦比优斯拖长了语调。

“可你现在的样子活像是懵懂初恋的初中生,而且还带着对喜欢女孩想要探索她的前兆。”镜子扶住梦比优斯的肩膀,“好吧,梦中只有你俩,一位高挑骨干的绅士,也许他从事金融行业,也可能是IT精英,你俩在梦中相遇,若是放到电影里,哇喔,太浪漫了。”

“别开玩笑了,他是男的。”梦比优斯笑了,“这怎么可能,男人?相爱?”

等你爱上你还管男人女人?

镜子没说出心里话,悻悻的拍了拍他选择让这个迟钝男自己领悟爱情的精髓,他还有手工冰淇淋要做,今天还是很忙的。

“你知道么,红莲还是跟我讲,那许愿池可灵了。”

镜子的话传进梦比优斯耳里,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反而去着手准备赠品用的甜点。梦比优斯看着手里的雕花开始恍惚。脑海里闪过的模样让他乱了思绪,男人带给他的感觉的确不同以往的任何一个人,假如,假如那个许愿池真的拥有魔法,那么希卡利,也就是说希卡利是真的?

 

 

 

绘制在草稿上的人被希卡利进一步加工,笔尖下的肖像微笑着注视着他,嘴角上扬的弧度与梦中相似,可或许是接触时间的短暂,那幅画总少了些什么,与记忆中并不完全相符。

嘴唇碰触到咖啡时不由眉头轻皱,桌上的咖啡早已冰冷,希卡利不知道他已经发呆那么久了。原本计划周日来公司把工作日的课题项目提前准备,可从起床开始除了失恋后的郁闷外还有另个家伙在他脑子里。而他,就这么恍恍惚惚的想了一路到了公司,坐在办公桌前发呆画画。

梦比优斯,那家伙,到底是从哪里出现的,也是这个镇子的人么?看着不大,还是个孩子么?

“喂,希卡利!”咖啡杯被笔敲打发出叩叩叩的响声,佐菲神色古怪的盯着希卡利,“朋友,周末不睡觉你在这发呆?享受办公室的新鲜空气清新大脑?”

“你来了。”希卡利瞟了一眼佐菲,自然的把草稿推了推把绘画的肖像藏到本子下,“你坐下,我问你事。”

佐菲倚躺在转椅里,找了个舒适的角度把腿搁在工作台上,他撇了撇嘴等着希卡利的问题。

“你身边,有人愿望成真么?”希卡利垂下视线,金属眼镜的框架遮了他眼睛大半,或许是认为自己问的太广泛,他又一次补充,“在许愿池许愿的。”

“虽然说镇子里总流传那许愿池有什么魔法,不过其实我也不太相信,只不过也听过有人愿望成真的。”佐菲摸着下巴,“凯恩家那小鬼,好像就是许愿求过来的。不过你知道,他们总拿这事开玩笑,指不定是凯恩那家伙总不能成功上垒,小鬼头那么活跃也不知道遗传谁的,模样倒是跟玛丽凯恩一个模子。”

希卡利没做回答,他小心的拉出草稿,纸上的肖像被书本摩擦晕了铅墨,盯着二次世界的“梦比优斯”希卡利问道:“许愿池会把一个陌生人送到眼前么。”

“比如?”佐菲坐端正身子,他看到那张草稿,颠倒的肖像是一个长得还算不错的大男孩。

他咽了口口水,紧张的看着希卡利接着小心的问道:“您这是……失恋失到弯了?”

希卡利仿佛看傻瓜一样盯着佐菲,有时队友的语出惊人真的挺让他头痛,什么叫失恋失到弯?他从哪里看到的?

“我昨天晚上梦到一个男孩,叫梦比优斯。”他停顿片刻,将昨晚的梦境又想了一遍,“我想他应该也是这的居民,可能因为什么原因我们两个人的梦境遭到了重叠,我碰他之后我就醒了。”

“所以你觉得这是许愿池的作用?”佐菲问。

“可能?如果许愿池真的有那种魔力,也许我还能见到他,如果见不到,那大概真的就是个梦。”

“您这恋爱速度快过翻书啊。”

“你在想什么,我不了解那个男孩,不过朋友或许是可以做。”希卡利苦笑,“阿柏她啊,真的是,一点机会都不给。”

“那你就考虑一下那个萌屁有事?”佐菲笑了,他指着那画笑得有些幸灾乐祸。

“如果不是我脾气好,你现在就要进医院了。”希卡利握起的拳头咔咔响,泛白的指关节冲着佐菲,“他叫梦比优斯,和梅比乌斯圆环一个发音,就你穿开裆裤那个时候玩的纸条子。”

“不说我穿开裆裤咱俩还是兄弟。”

“呵呵。”

 

 

 

梦比优斯记得,他似乎是在看小说。

身下是星云小镇的夜景,此时的梦比优斯坐在摩天高楼之上,如果没记错这里是小镇的商业区,而这栋楼也是最近才新建的。他将头往前探去,灯火通明的星云小镇宛如点点星光闪耀,那些暖色的灯火映眼中,好看的让他着迷。

如果生活中没那么多云波诡异,也许也不用像现在那么忙碌苦恼。

梦比优斯软下身子逐渐躺平,世界在他的视野中侧卧着,看着并不舒服。呆躺着的他听见开门声,似乎有人靠近。

“嗨希卡利。”他没有转头去看,可脑子里总有一种声音告诉他,来的人是希卡利。

“你在干嘛?”

希卡利苏醒后站在一片黑暗中,唯一的光源是不远处的一扇门。向前摸索时脚下的道路开始亮起,那些台阶灯为他指明了道路。推开门后看见的是星云小镇的夜景,而梦比优斯就在不远处躺着。

嗨希卡利。

他听见对方对他的问候。

“享受夜风,放飞自我。”梦比优斯坐了起来,他张开双臂仿佛拥抱整个黑夜,大男孩的语气满是慵懒与享受,“你瞧,我们又见面了。”

是的,我们又见面了。

希卡利站在他身后盯着梦比优斯的背影。

“这是魔法么?我们又见面了,而现在,还是只有我们两个人。”梦比优斯仰起头,看着希卡利的视线中布满笑意,“也许是许愿池的天使带着我来到这里?”

“又或许是许愿池的天使带我来你这?”被感染的情绪让希卡利笑了,“这次我可比你晚来那么一会。”

“那么下次,希卡利还会出现在我梦里么?”

希卡利做到男孩身边,陪着梦比优斯一同欣赏星云小镇的夜景。

“为什么不说明天见呢?”希卡利回答。

梦比优斯诧异的看向他,男人的话语让他胸口里的某处漏拍,耳根有些潮热,他捂住耳朵不再看希卡利,躁动的心跳声让他感到害怕。

梦比优斯知道他耳朵红了,这不该如此,该死的梦让他怎么了。

“觉得神奇么?”希卡利伸出手指向远方,“你看见那边的森林么?”

顺着希卡利的方向,梦比优斯看到一片暗色的绿色色块,塔门覆盖在小镇中央,树林阴翳间仿佛有草木的味道窜进鼻腔——那时不该存在的森林,从哪来的?

“小时候曾设想,假如在楼房之间出现一片森林那该多神奇,就像是荒芜沙漠中的绿洲。”平淡的声线挑拨着梦比优斯的神经,男人清冷的声音让他分神。

“那是你创造的?”梦比优斯努力将注意转移,“梦中可以实现你的设想?”

“这里是梦,我们的梦。”

希卡利握紧远方的拳头逐渐松开,反转在上的手掌心被梦比优斯覆盖,大男孩默念着什么,一团火焰在两人相隔数厘米的手心中绽放,温暖却不炙热。

“这是什么?”

梦比优斯拿开手,希卡利手中的火焰骤然消逝,一块长相有些奇怪的饼干躺在他的手上。

“嗯,咖喱……饼干……”梦比优斯回答的声音有些虚,“这是我餐厅的新产品,我觉得挺好吃的。”

“饼干里放咖喱?你还开餐厅?我以为你是学生。”

饼干粗糙的手感以及怪异的颜色让希卡利无从下口,假如这是块咖啡味的或许他能尝试。

“其实我已经毕业很久了,只是看着显小?”梦比优斯笑了,“我喜欢咖喱,所以我开了餐厅,咖喱吃起来很温暖,让人快乐。”

“嗯——喔叫得——(我觉得)”饼干有些干涩,不过并没想象中咖喱的那种辣味,“挺好。”嘴里的咖喱味有点重,很不幸的是,希卡利并不是很喜欢吃咖喱。

“喜欢就好,我以为不能接受。”梦比优斯羞怯的摸着脖子,“赛罗尝了之后还问我这什么东西。”

沉默渐渐在两人之间蔓延,又或许是在等待对方的开口。希卡利交叉的双手抵在嘴前,放低的身姿很容易看清现在的梦比优斯。大男孩的眼神有些飘忽他似乎在害怕躲避什么。

你在看哪里?

希卡利的视线让梦比优斯身体僵硬,心想也是躲不开目光的交汇,梦比优斯转向希卡利,紧紧抿著的嘴巴让希卡利明白这个男孩开始紧张。

“嘿梦比优斯。”

“什么?”

“你知道梅比乌斯么?”希卡利语气认真。

“我?”

“梅比乌斯环,与你相同的名字。”希卡利将比出OK状的手指相互连接,“无穷大。”

“他怎么了?”梦比优斯坐直了身子,似乎回到大学讲堂时的模式,这次的教授叫希卡利,地点在梦中的摩天大楼。

“无论从那点出发,结局总会相遇。”被梦比优斯逗乐的希卡利笑出声,嗓音虽然清冷,却多了一丝温柔,“即使现实中我们怎么都无法见面,可到了夜晚,整个世界就只剩下我们。”

失恋失到弯么?或许吧佐菲,尝试一下也不是不可能么不是么?至少我的好人卡还没凑成一双。

也许是被嗓音迷惑,梦比优斯向希卡利探去,距离在推动的时间钟摆下不断缩短。

两人抬起的手向对方的脖颈摸去,可突然袭来的强烈夜风推开了他们,向大楼下方坠去。

 

 

 

 

从床上摔落的希卡利伸出的手还未收回,男人大睁着眼睛视线却一阵模糊,大脑在重新运转,梦中的点点滴滴流入脑海。

「无论从哪点出发,结局总会相遇。」

「即使现实中我们怎么都无法见面,可到了夜晚,整个世界就只剩下我们。」

上帝,我到底在说什么。

双手捂住面颊,希卡利将整个人都埋进自己制造的黑暗中,这些让他后知后觉到鸡皮疙瘩的话竟然会从他嘴里讲出来,还是对一个男孩?

“梦比优斯……”希卡利呢喃着,“明天见,大男孩。”

 

 

 

这是梦比优斯连着第二天摔落下床,书本的尖角搁着梦比优斯的后腰,被被子缠住的右手反背在身后,今晚的梦比优斯几乎是扭曲的摔在地上。

记忆最后的画面是与希卡利的不断接近,脸边仿佛还残留着男人的气息。

梦比优斯第一次因为一个陌生人涨红了脸,胸口的躁动还未平息,脑子里有个声音告诉他该停下了,可又有另个声音说不要放弃。

梦比优斯想起希卡利在梦中的话语,啊,当然不是最后那些话,那些话真的是……太让人害羞了。

“明天么,那么,明天见希卡利。”

梦比优斯轻声道。

 

 

 

评论 ( 6 )
热度 ( 9 )

© C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