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伊

贾尼/spideypool/希梦,我是C伊,甜饼小达人,目前掉入特摄坑

在我梦中 4(希梦/现代AU/HE)

没做梦这章,仅仅,想给赛镜一些机会_(:з」∠)_



4

如果说梦比优斯没有因为某些事困恼,镜子打死都不会相信。

“我来吧。”镜子顺过梦比优斯手中的餐盘,将赛罗准备好的餐点放上后迅速的进行上餐。

“抱歉……”

对方的声音带着失落,显然他自己也明白今天走神走的太过严重。

餐厅氛围的雅致,餐点的可口外加餐厅工作人员的高颜值让梦比优斯的小餐厅开始有了客流。这是开店的第三天,虽说没有人头攒动到在店外排队,不过几乎坐满的顾客让梦比优斯安心的靠在送餐口旁的墙边。

“如果太累可以休息。”赛罗将新的餐品放在台上,“你今天一直在走神。”

“并不是其实。”梦比优斯回答,“只是脑子有些乱,一直在想别的。”

“你脑子除了咖喱还会有别的?”赛罗推了推梦比优斯,“下班之后有空么?”

赛罗略带痞味的笑容让梦比优斯困惑的侧头,他的学弟看起来无事可做,可明明餐厅工作那么忙碌,到底哪来的时间和他闲聊。

“你是打算扣工资么?”镜子放下餐盘,打断话题断的挺及时,“赛大少爷,说好的咖喱蛋包饭去哪里了?”

“这不是在你面前么?”赛罗略带孩子气的做鬼脸。

梦比优斯无奈的笑了,虽说镜子和赛罗在过去没什么交集,不过这几天的工作下两人的感情还算不错,至少赛罗对他的冷嘲热讽没有太多。

镜子有个缺点,从认识他开始就有的缺点,时不时地会有些过分消极。那时的镜子会像个耍赖的小孩,一个人趴着或者跑到角落独自抑郁。

梦比优斯到现在都弄不动抑郁的镜子,可能是他的没用,安慰到最后连他自己都要跟着抑郁。

最后到底怎么解决的?

也许是梦比优斯的眼泪?从小就泪点较低的梦比优斯就连情绪波动都又有些异于常人,镜子的消极总会让他红了眼睛,当眼泪控制不住的掉落时镜子才会意识到事情的严重。这方法百试不爽,到最后梦比优斯也算练就一番技能,镜子消极了,他也哭出了声。

“你说你天天催我有什么用,就一个做菜的,你当我三头六臂么。”

“不催你的话,客人吃什么。”

得,又吵起来了。

梦比优斯是该庆幸快到下班时间呢,还是该开心两个人关系不错?餐厅老板给几位还在场的顾客投以抱歉的笑容,顺便送上制作好的手工饼干作为礼品。

“你有空催我还不去收盘子,你让老板收盘子么!”

“原来……我就只会收盘子么……”

原本还对冲的语气瞬间变得无力,镜子垂下肩膀顿时陷入低落中无法自拔。还探在送餐窗口的赛罗看到蹲下身抱住双腿的镜子几乎是绝望的抱怨:“你又来!还在工作啊大哥!”

“啊——反正我就那么消极,反正消极就是我人生的耻辱。”

“我说你别直接坐地上!太丢人现眼了!”还未脱下厨师帽的赛罗跺着脚冲出厨房,“你又用这招怼我么祖宗?!”

镜子耍赖的呻吟让餐厅的顾客几乎侧目关注,梦比优斯挡在通往厨房的门口装的一脸无辜。身后的赛罗架起镜子开始往厨房里拖,嘴里还在小声的暗骂着。

“他妈的,受不了,真受不了!认识三天,连着几次这么怼我了?”

“你别拖我,你让我一个人呆这儿……”

“呆厨房!”

传进耳里的暗骂让梦比优斯没憋住,咬着食指的他还是很努力的将笑声抑制在喉咙间不让它们出来,奈何镜子和赛罗之间互动真的是前所未有,这也给他的生活中多了一份色彩。

 

 

原本约定在午休时间去楼下咖啡厅喝杯咖啡,可佐菲踌躇着不知该不该进去。门口的来回踱步让他有些烦躁,他不知道该不该跟希卡利讲。

希卡利变了,显然他已经摆脱了表白未遂且恋爱失败的阴影。可今天,其实是昨天,昨天阿柏的一条信息让佐菲从床上弹起,女孩似乎想约他的老友去吃顿饭。

天啊,阿柏你这套路深的我看不懂,你别给他希望了。

「你打算在门口呆多久?」

点开短消息后的佐菲猛然抬头,不远处是坐在窗边位置的希卡利,男人戴着眼镜的眼睛笔直的看着他,皱起的眉头表达他的不满。

“抱歉,我就想点事耽搁了。”佐菲疲惫的拉开座位坐下。

“怎么了么?”希卡利关注iPad的视线抬了起来,“出什么事了?”

“额……”佐菲言语迟疑,“其实就是昨天……”

“阿柏找你了?”

平淡的语气仿佛家常便饭,希卡利也是想明白那姑娘的确不适合自己。既然被拒绝的那么果断,那么,失恋缓冲期也没用太久,希卡利也重新回到原本的生活节奏。他了解哪些重要哪些值得他大动感情,比起得不到的情感,那位会对他投以回应的或许更值得他抓住。

“你猜到了?”佐菲惊讶于希卡利敏感,“我以为你还要问我是不是欠钱,问你借钱来着。”

希卡利配合得干笑两声,他将架在鼻梁上的眼睛摘下:“她是不是跟你说请我吃饭?”

假如说前面被猜中可以说是希卡利过分敏感,那么这后面所说的话,佐菲只能认为阿柏这一举动早在男人的意料之中。他想起周六那天的三人行,虽说自己到最后早早退场,不过这被扼杀在摇篮中的恋情也让阿柏欠了希卡利一顿饭的人情。

“啊,难怪了,你早就料到了。”佐菲舒了口气,原本还紧张听到阿柏的邀请会让希卡利重燃进攻的念头,不过看起来,似乎是他多虑了。

“目标转移,所以说,我很高兴阿柏愿意交我这个朋友,她待人方式我很认同,相互尊重也是一位知性女子的为人体现。”

“你真的——不会吧?”

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佐菲站起时的猛烈让大腿搁到桌子的边缘,肌肉与木质桌子的相撞让咖啡桌往希卡利那移了不少。吃痛的佐菲重新坐了下来,揉着自己的大腿又一次询问:“就你昨天跟我讲的那个,那个什么梦?”

“哦,是啊。”希卡利靠向椅背,自然的将右腿交叠到左腿,“仿佛,梦中精灵?”

“精灵,一个男精灵?莱戈拉斯?”

“那不是,没莱戈拉斯那么具有攻击性。”

“那你跟我看的一定不是一个版本。”佐菲翻了白眼,“你这是在用生命印证我的槽啊朋友。”

“尝试一下也没说不可以,我对伴侣的性别并不在意,条件很低,相互喜欢就够。”

“至少是碰得到的那种吧,你在哪看到他的?就上次的梦里?”佐菲倒抽一口冷气,“您这是,拍电影吧?”

“此时作为朋友你应该鼓励我努力向前,抓住机遇。我个人认为,那男孩对我……”

希卡利暖心的笑容让佐菲几乎瞎了眼,几乎奔向中年的佐菲此时是明白他的老朋友对人一见钟情了,还是对一个不知道是不是真实存在的人。他该怎么办?早知道就不该让他许愿还是说鼓励他好好地和梦里的伴侣啪啪啪?

“朋友。”一脸郑重的握住希卡利的双手,“虽然不知道你这什么情况,但是,如果真喜欢了你就加油,需要我的帮助我就努力支援,你知道,我绝对不能让你娶了一打工作策划书,看着你对着白纸撸。”

“去医院还是回位子你自己挑一个。”平淡 音调透着寒气,明明是一脸的平静但不知为何总有黑气在希卡利周身散发。

前倾的身子让佐菲感觉——他是真的老了——腰间盘似乎不小心给卡了。

“你回不回去。”

握在手里的双手开始攥紧,佐菲担忧他的医疗卡上会多出一笔医疗费,内心是想要身体后退可奈何实际情况不允许。在希卡利让人头皮发毛的注视下,佐菲不得硬着头皮,幽幽道:“我好像……把我腰给闪了……回不去了……”

 


评论 ( 6 )
热度 ( 8 )

© C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