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伊

贾尼/spideypool/希梦,我是C伊,甜饼小达人,目前掉入特摄坑

在我梦中 5(希梦/现代AU/HE)

#老男人情话技能点满#

#奈何也要脸红于小家伙的直白#

5

我像个傻瓜。

梦比优斯放下配在身上的衣服,这是做梦,他为什么要在意今天的穿着?就算他好好地梳理他的发型到梦里又有什么用。

但是把自己最好的一面给对方是对他的尊敬。

梦比优斯躺回床上干瞪着眼睛——他有点睡不着。

他很久没有那么期待一件事了,这有点像学生时期的春游,大家兴高采烈的准备好一切,然后决定好好睡觉,可是兴奋的大脑让人无法入睡,胡思乱想着明天的旅途会遇到什么碰到什么。

那么今晚会是怎样的相遇?这次的地点又在哪里?今天的希卡利会以怎样的方式开场,还是说这次我主动向他搭话?

梦比优斯调整着姿势,企图用舒适的睡姿进入梦境——也许他的确是恋爱了,比如想要见某个人,比如约定后的迫不及待,又比如想要把自己好都给对方看。

「为什么不说明天见呢?」

男人平稳的声线在脑中回响,悦耳的字眼宛如沉睡咒语,一丝一丝的安抚着梦比优斯跳动的神经。

 

 

 

冬季,冰雪覆盖万事万物,夜晚在眼前展开,黯淡的星光缓缓点亮,飘落于肩头的雪花散发着淡淡柔光。

梦比优斯捂住耳朵,梦中的冬季一如既往的寒冷,他看向四周,满目的白雪皑皑下没有希卡利的身影,

他在哪?

树枝折断的声音轻如蚊吟,梦比优斯转向身后,突然飞来的雪球直直的砸在脸上,雪花扑朔着从脸上滚落,被雪球击中的梦比优斯向后退去,后脚的踩空让他摔进雪地,大男孩发出痛苦的呻吟。

“不行啊你,这就败了?”希卡利低头看着他,男人遏制着碰触的冲动,仅仅将男孩的模样烙印在眼中。

“偷袭有什么用。”梦比优斯抓过身边的雪花撒向希卡利,“有种一对一大叔。”

 

从相遇到现在,仅仅三个梦境的交往,希卡利很高兴看到梦比优斯对他的逐步接近。他不知道这个梦会有多长,能不能长到让梦比优斯爱上他。但希卡利不在意,现在很好,他们两个人像孩子一样相互打雪仗,即使不能碰到对方,可他能感觉心口的悸动。

大男孩浑身是雪,藏在心里头的童真因为希卡利全被挑起。他躲在灌木后伺机偷袭,却不知道希卡利早在他藏起时跟了上去。用衣服裹起的雪块全部倾泻而下,伴着对方的呜咽,梦比优斯大半个身子全部埋进雪中。

“看起来大叔在年纪上更胜一筹?”希卡利蹲下身道,“一比零。”

“从没想过做梦还要打雪仗。”梦比优斯干脆躺在雪地里不再动弹。

男人在梦中的模样很好看,棱骨分明的脸部曲线被梦境中的月光照的失了真一般朦胧,梦比优斯屏住了呼吸,安静下的两人能够听到树林中夜晚的鸟鸣,胸口间的撞击声越来越响了,相互的对视让从未恋爱过的大男孩红了脸。

突然的起身让希卡利猛然后坐,青年时期的敏捷让他自愧不如,不过他可不希望无意间的接触让梦境戛然而止。

“走走!”

梦比优斯拍去身上的雪花,脖子上的围巾被他拉起裹紧了面颊,粗糙的纤维让皮肤有些刺痛,即使如此也没关系,至少红起来的脸对方无法看到。

不知何时落雪已经停歇,两人相距一拳的距离并排走着,深浅不一的脚印在身后连成一串。那些不知从何而来的街灯随着他们的脚步一一亮起,希卡利记起昨夜的梦境,那些阶梯灯也像今夜,似乎为他们指明去哪的方向。

不远处是间亮着暖色灯光的小屋,梦比优斯快步走上前去,踏上的楼梯印下大男孩的脚印。

“烛光晚餐?”梦比优斯笑了起来,“梦里还能吃东西?”

那是张铺着白色桌布的小桌,四方形的餐桌上摆着精致的牛排料理,散发着精油气味的玫瑰香薰被摆在中央,一旁的小花篮插着一束蓝色燕子花。

“其实我个人感觉一碗阳春面就够了。”希卡利靠在扶手边说,“那是红酒?这梦怎么能让未成年饮酒呢?”

梦比优斯斜眼看着希卡利,大男孩子撇嘴:“没咖喱,差评。”

“没咖啡,同样差评。”

“哦,瘾君子。”梦比优斯调侃道,“没咖啡你会死么?”

“咖啡伴我左右,如你所知,你也离不开你的咖喱。”希卡利摊手,随后故作绅士一般的站的笔挺,抬起手又一次说道,“继续走走?还是想靠牛排解闷?”

“正巧,我也不饿。”

 

 

雾复渐浓,越往森林深处走去,那些飘渺的雾气越是遮挡他们的视线。

但我还看得见他。

梦比优斯能看到雾中男人的轮廓,即使碰不到他却知道男人没有走远。

“梦比优斯?”希卡利开口,“你期待过今晚么?”

期待?

梦比优斯停下了脚步,挪不开的视线紧紧地盯着希卡利。男人背对着他,宽阔的肩膀被白雾隐了模样。梦比优斯还记得睡前的他像个孩子似的无法入睡,也记得想要稍稍整理发型迎接今晚的相遇。

“我很期待看到你,不过我也怕今晚入睡无法见到你。”希卡利转过身,温柔的嗓音流入耳中,那些不同的字词音调扣动着梦比优斯每个大脑神经。

雾气变得稀薄起来,希卡利向他靠近,男人的主动让他有些被动,心脏跳动的频率变得更快了,当对方走到离梦比优斯不过几公分的距离时,他似乎看见了自己——希卡利瞳孔中的自己,那是张有些泛红有些茫然的脸。

“很神奇,第一次见面时我想我或许喜欢着别人,可当我看到你时,那种想要触碰想要拥有的欲望让人——难以自拔。”希卡利伸出的手停在梦比优斯脖颈边,他没有摸上对方的皮肤,“白天时的脑子应该放着工作,可在那时它们罢工了,我苦恼了一整天,只有晚上才能解除我的麻烦。”

梦比优斯算是听懂了,他缩起脖子将脸埋进围脖里。

太热了……他心想。

希卡利轻笑着决定不再戏弄他的大男孩:“嘿。”他蹲下身仰视着梦比优斯,“明天还会见,你期待么?”

梦比优斯不懂现在他为什么想哭,红起的眼眶让他有些头疼。也许是因为对他的温柔,对他的包容,又或许是希卡利的表白让他措手不及。梦比优斯抽了抽鼻子,看着蹲在地上的希卡利点头。

“多大了,别像个女孩。”希卡利握紧想要搓揉对方脑袋的手,“大冬天的哭,不怕眼泪冻成冰渣?”

“冻成冰渣还更有趣些。”梦比优斯吸着鼻子,这次脑子是真的疼了,眼眶热的厉害,“我……”

“嗯?”

梦比优斯陪着希卡利一块蹲了下去,大男孩没了过去的羞涩,清爽的嗓音说出自己的表白:“自从遇到你我也和你一样,白天只想着睡觉的事。我不知道这一次会在哪里与你相遇,又会是谁先进行开场白。我想知道今天是不是如你所说还会见到,究竟是巧合,还是命中注定。”

梦比优斯顿了顿,两人对视的目光都未挪开。

“今天大概就是印证我想法的一晚吧?我看到你又一次出现时我就想——啊,一定是魔法吧,不然你怎么会连着三天出现在我梦里,虽然我们没有见过面,可我喜欢你。”

暖心的笑容下是让人毫无防备的告白,希卡利呆愣的盯着梦比优斯,这让梦比优斯尴尬起来。

“我……我做错什么了?”慌张下的梦比优斯想要碰触对方,可记起前两次的教训,那股冲动劲硬是被他压了下去,“希卡利?”他尝试着叫他。

“没……没什么。”希卡利摸着鼻子看向一旁,飘忽的视线下梦比优斯看到男人渐渐泛红的双颊。

“那么,明天见?”梦比优斯歪头,“期待明天?”

“明天见。”

希卡利伸出手,在男人温柔的注视下梦比优斯将手覆了上去,炙热的温度下渐渐亮起的白光将两人淹没。

 

 

评论 ( 12 )
热度 ( 7 )

© C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