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伊

贾尼/spideypool/希梦,我是C伊,甜饼小达人,目前掉入特摄坑

在我梦中 6(希梦/现代AU/HE)

#就算是HE也得稍微狗血不是么#

#我感觉我毁了个可爱的妹子#

#我咋就作死想写纯恋爱呵呵#


6

当恋情终于初绽头角时,未知的种种因素总会将其阻挠。

希卡利认识贝斯是在两年前,公司要求他前去邻镇子公司进行新人考核。身为面试官之一的希卡利也就是在那时认识了贝斯。

那时的贝斯只是一位大学毕业没多久的女孩,但对方面对考核时的从容不迫给希卡利留下很好的印象。

那是位美丽并且能力出色的女士,如预期那般,贝斯得到面试官全体的认可。

再次见到贝斯是面试结束的一年后,业绩的出色让她调职到主公司。希卡利很高兴能够再次再见到她。

佐菲有一阵子一直怂恿他去和贝斯谈一段。但问题是,希卡利对贝斯的好感仅仅维持于朋友层次。

“你俩都住一栋楼这不是天时地利人和着让你们凑一对?我看贝斯也挺喜欢你的。”

那时候的佐菲也没少操心他的感情生活。

的确,希卡利将工作放在第一位,因此很少顾及自己的私生活。不过——得有个人能够重要到让希卡利将工作放到第二。很可惜,目前为止他还没遇到过任何一个人能够让他这么办的。

至少贝斯不行——即使她是个不错的姑娘。

今天是梦中相约的第四天,白天的工作让希卡利有些走神。是,最近的希卡利注重点完全脱离过去,上班时的神游已经让佐菲抱怨不止,好在并未影响他的效率。

不过身为挚友,佐菲也仅仅是在嘴皮上耍耍,到了下班时间甚至还拉着希卡利去了附近的酒吧喝上了几杯黑啤,以此来庆祝希卡利恋情的大成功。

交友不慎的典范想必就是希卡利,每次都说不会跟着佐菲喝酒,每次都要打的脸清澈响亮。

“见鬼的,你没事的时候就不会好好地减减肥么?”

将男人拖回公寓的过程太过艰难,免费的搬运工甚至又一次被醉鬼吐了一身,这惹得希卡利在路上问候了一整遍佐菲的祖宗外加亲戚。

“我以后再和他出去喝酒我就辞职。”

将一切整理妥当后希卡利准备去药房买些醒酒的药剂。时间很晚了,他不知道能不能在十一点前回到家。不过相对于希卡利而言,他很久没有那么期待睡觉了。

手机的来电打断了希卡利回家的脚步,闹铃一遍又一遍的回响,显示来自贝斯,点开通话后对面传来的女孩声音带着颤抖的哭腔。

“希卡利……”

“贝斯,你怎么了?”

“我……我……”

“别着急你慢慢说。”

贝斯的语无伦次让希卡利瞬间绷紧了神经,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在深夜选择给他电话这就代表情况的紧急。他加快脚步往公寓赶去,一路上用着平和的语言安慰对方。

冲上贝斯家楼层时,希卡利看见女孩的家门虚掩着。下意识的用脚踹开了房门,屋里没有破坏的痕迹,贝斯蹲在沙发座上颤抖的看着他。

“贝斯!”希卡利冲了过去,他扶住女孩的肩膀上下的打量她,“受伤了么?家里怎么了?谁进来过?!”

“蟑……蟑螂……”贝斯几乎是在希卡利过来的一瞬间扑到对方怀里,“我不知道,蟑螂还是老鼠,好大一只……”

“什么?”希卡利几乎是用日狗的表情看着贝斯,“就一只蟑螂还是什么老鼠?”

贝斯点头,哭红的眼睛盯着他。

希卡利能感受到贝斯的害怕,他无奈的叹气,询问了在哪后掏了把扫把准备投入大战。

 

 

“你真的不来么?”

“你俩去吧。”梦比优斯将最后的室内灯关闭后合上了餐厅大门,他拍着镜子的肩膀投以鼓励的笑容。

赛罗拿到几张免费入场券,听说是最近到镇子来展览的冰雕设计,与其说是带着梦比优斯一起去看倒不如说是想逗乐了镜子。俗话说是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这一次看完展子至少镜子也不会总用同一招怼他。

镜子凑到梦比优斯身边小声问道:“你最近是不是约了什么人,我们都好久没一块浪了。”

“和赛罗一块去看展览没那么坏。”梦比优斯推了推他,“还是说你找我一块过去只是打幌子?”

“朋友,是赛罗约我们,我们好么?”镜子强调。

“Nope,只是你镜子。”梦比优斯在自己脸前比了个叉,“是你在约我一块去,机会难得啊朋友,难得和赛罗独处,你怎么不好好把握?”

“你在胡说什么!”拳头装模作样的打到梦比优斯脸上,“再开玩笑就真打了。”

也许是等急了,不远处的赛罗高喊着镜子的名字,再一次用拜托的眼神望着梦比优斯,奈何朋友该放手时就放手,毅然决然的梦比优斯装作胸口疼的模样,他可怜巴巴的看着镜子。

“啊——我不行了,我恐冰雕症犯了。”梦比优斯扶住墙壁,缓慢的向右挪动,往自家楼梯口移去。

身后的镜子愤愤地暗骂两句。

听到赛罗又一次催促,不知是生气还是尴尬的原因,红了脸的镜子加快脚步向赛罗那跑去。

得赶紧睡觉。

这是梦比优斯搞定镜子之后回到家想的唯一一件事。

 

 

 

时间已经超过一点,放过去这大概也只是希卡利完成工作后的时间,凌晨时段的入睡不足为奇。但现在不同,为了保证如约而至的见面,提早入睡已经成为他的习惯——即使只是三天的习惯。

“贝斯……”希卡利沉下声音,他拍着女孩的肩膀将她拥入怀中,“我很抱歉,但是,不可以。”

事情来得太突然,也许是因为女孩的情不自禁,也许是因为他本身的问题。对恋情的求之不得不仅仅在贝斯身上,坦白来讲,希卡利也无法否认。

太难耐了,他不是上个世纪主业会的苦行僧,他是个正常男性,当有人对他投怀送抱时那些让人意乱情迷的荷尔蒙足够让人昏了头脑。

当单纯的谈话聊天变成唇舌交缠时,当女性特有的体香以及柔软躯体向他贴近时,希卡利脑中的理智轰然倾塌。温热的亲吻辗转不息,逐渐深入。女孩被亲吻的几乎失神,短促的喘息在希卡利挪开嘴唇后从口中溢出。

双手触碰贝斯的腰肢,那仿佛不盈一握的女性躯体热的发烫。女孩轻颤着,嘴里一遍又一遍的呼唤他的名字,空出的手解开了希卡利的纽扣,遵从本性的欲望又一次向对方汲取亲吻的温暖。

“希卡利……”

“希卡利……”

「希卡利。」

耳边的娇嗔与谁的声音重合,准备解去搭扣的希卡利停下动作。

梦比优斯。

映入脑海的大男孩让希卡利清醒许多,他急促的呼吸着,借此来找回因冲动而失去的理智。希卡利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现在他在干嘛,没去赴约反而去抱女人?

“希卡利?”

“抱歉……我很抱歉,不可以。”希卡利轻搂住贝斯又一次重复,“抱歉贝斯,我们不能这样。”

歉疚的声音让女孩又一次颤抖,贝斯埋在希卡利颈边,这是连冲动都得不到的一夜恋情,从眼眶中流出的泪水印湿了希卡利的衬衣。

她真的太喜欢他了,喜欢了整整两年。

“我真的……连一点机会都没有。”贝斯带着鼻音的苦笑让她越发脆弱,女孩松开抱紧对方的双手,调整表情后对着希卡利露出往常的笑容。

“今晚,能陪我一次么,只是陪着。”

 

 

 

今晚的梦境是海边,似乎还是在夏季,四周的迷雾比之前弄了许多,落日的霞光在白雾之间折射着迷幻的红色。

不在。

梦比优斯沿着海岸线走去,太安静了,没有鸟鸣,没有海浪声,没有希卡利,只有他一个人的脚步声,以及呼唤希卡利的声音。

你在哪里?

梦境的切换不过顷刻间,海岸线的终点是一片密林,他向前行去,一如既往的迷雾在他左右,无论身处何处,那些雾气都不会消散。

你在哪里?

横跨断崖之间的木桥在空中摇晃,梦比优斯停下了脚步,那些残破的木板发出吱呀的声响。他不想跨上去——至少不是一个人。

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希卡利,你在哪里?

雾气更浓了,梦比优斯杵在原地不知所措,对方失约了,约定好的时间只有他一个人。

梦比优斯蹲下身抱住了自己,他困惑了,他不知道这一切是否真实,仅仅一次的失约让他怀疑过去的所有梦境。

希卡利究竟是他对爱情的渴求而捏造的梦境人物,还是如他所言是对自己怀有感情的真实存在。不,现在他究竟是在现实还是在梦境,梦中的真实感究竟从何而来,胸口中的苦涩为何强烈到让他痛苦。

梦怎么会让人如此压抑,梦不都是虚假的存在么?

“你在哪……”

“明天见,期待么?”

“我喜欢你……”

“那么你在哪里……”

空荡中回响着梦比优斯一人的呢喃。

破旧的木桥逐渐消失,周遭的森林开始褪去,唯独迷雾依旧浓郁,那些潮湿的雾气包裹住了梦比优斯,清晰的身影因为雾气而最终消去。

 

 

苏醒时分的天色还早,天际线的早阳看不见影子,只有鸟鸣声的清脆在回荡。梦比优斯来到窗前,面色疲倦的他看着窗外。

白天,已经白天了。

“不切实际的幻想可以停了。”

梦比优斯轻声道。


评论 ( 9 )
热度 ( 8 )

© C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