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伊

贾尼/spideypool/希梦,我是C伊,甜饼小达人,目前掉入特摄坑

在我梦中 7(希梦/现代AU/HE)

#轮着爽约很爽是吧#

#一句话被误解的痛苦只有佐菲懂#

#论喝醉酒就骂街的小梦#



7

佐菲算过,希卡利因为工作问题被当面谈话几乎是百分之零的几率。

难得,今个儿倒是让他碰上大奖了,他的老伙计一清早就黑着两个眼圈踏进办公室,与其说是日常上班吧,到不说是在荒废时间。前来视察的领导看到这模样几乎是皱着眉头路过他,这不,已经被艾斯叫过去一刻钟了。

这小伙子自从许愿之后变了很多啊,这幺蛾子最近怎么那么多?

想着训话一刻钟也差不多了,佐菲亲自为他的小伙伴泡了杯咖啡——虽然就是从员工休息室的咖啡机那取得,不过好歹是他亲自端来。佐菲安静的坐在希卡利位子上,他没有找机会偷懒,现在已经是午休时间了。

等咖啡凉透了,希卡利也回来。

“伙计你这是被骂的有多惨?艾斯能说那么久?”希卡利走近到身边时,拉过他的佐菲略微担心的询问,“你今天怎么了?你最近手头的任务也不多啊,难不成出事了?”

“诶……”回位子后的希卡利几乎瘫进了转椅,男人闭着眼睛没再说话。

“难道,感情出问题了?昨天做梦跟你的小男朋友吵架了?”佐菲小心的问他,压低的音量仿佛害怕踩中对方的雷区。

“不是,不是他,我昨天没睡觉。”

“没睡觉?!”

希卡利的叙述并没有持续太久,男人简单的把昨晚的前因后果告诉佐菲后再一次陷入沉默。或许是信息量太大,听完叙述的佐菲面色怪异的看着希卡利,他没评价也没谈论,只是看着希卡利。

两人的沉默持续了大概五分钟,佐菲开口道:“那么贝斯,你打算怎么办?说真的,你能憋住我也真的,佩服你。”

“还能怎么办,错在我,当初直接推开她也没那么多事了。”希卡利将额前的碎发捋到耳后,“还是和往常一样,同事关系。”

“抱歉伙计,其实我想问一句。”佐菲抬手示意对方,“你跟那姑娘亲热的时候,你脑子里想的是谁?”

谁?

佐菲的问题让希卡利僵住了身子,漫长的等待让话题又一次严肃,希卡利将头靠在头枕上:“脑子一片空白,我不知道我抱的是谁。”

“我靠。”佐菲暗骂一声,“你很行啊,你这不仅伤了贝斯还伤了你那位小男朋友你知道么?”

“我他妈,哪里会不知道。”希卡利提高了音量,压下的火气让他有些头晕,“陪了贝斯一夜,我坐她家沙发想了一夜。”

“你想什么?想你三垒没上到的悔恨?”佐菲嘲讽道,“我当初让你泡贝斯是因为你还没一个伴。但现在不同了希卡利,你有个小男朋友,虽然我都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但至少我看得出你喜欢他。你觉得精神出轨和肉体出轨哪个更严重?嗯?”

佐菲的话让希卡利无法反驳,这些东西他都懂,但可笑的事,当事情发生时,你都懂的道理就在那边,可你已经背离了它。那些让你后悔的事情发生了,仅仅因为你未控制住的欲望,你让理智全线崩坏。

希卡利,你不仅伤害了一位姑娘,还爽约了梦比优斯,你这些年的饭都是白吃的么?

希卡利捂住脸,他太累了,他错的离谱。可事已至此,唯一能做的就是弥补梦比优斯,可他该怎么弥补他?梦比优斯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他甚至没有正正经经的告诉过对方他喜欢他。而昨晚的失眠必定失约,今晚他又该怎么告诉梦比优斯?

“诶,伙计,人难免犯错,重在改过。你该庆幸你没对贝斯做什么,不然我真绕不过你。”佐菲拍了拍希卡利的脑袋,“下班之后我和凯恩约见面,他们家小鬼头泰罗要过生日了,你来么?”

“不了……不了佐菲,这次帮我跟凯恩玛丽说声抱歉,我大概只能参加泰罗下次的生日了。”希卡利疲惫道,“还有,谢谢你兄弟,你骂的没错。”

“兄弟间还说谢么?”佐菲笑道,这次使劲的打上希卡利的胸口,“除了你爸妈把你骂的猪狗不如,也就我这兄弟敢当着你面骂了,只要你别让我多几百的医疗费我就谢天谢地。”

“这次不会。”

“哦,那我真是谢谢你这次的大恩大德。”佐菲又一次白眼对人。




 

 

“额,酒吧?最近那个新开的酒吧?”赛罗将菜单接过后问道,“怎么今天想找我们出去玩了?你不开心?”

“没啊。”梦比优斯呵呵一笑,“我怎么会不开心?”

赛罗挑眉看着梦比优斯,半信半疑的同意后又问了问镜子,显然镜子不会拒绝,大致约好了时间后三人又一次投入进工作。

门口陆陆续续进来几位新顾客,似乎是给孩子过生日。男孩长得很可爱,虽然有些调皮,但在餐桌上倒是规规矩矩的。

家庭啊……

梦比优斯叹气着他什么时候也能有个完整的家庭,但回想起昨晚的事不由嘲笑一声自己的天真。大概是想恋爱想疯了,才会去相信一个梦境的感觉,太可笑了。

好好工作吧梦比优斯!

大男孩挽起衣袖,将多余的碎发藏进西点帽后,准备动手制作生日用的赠品。

梦比优斯从冰箱里取出淡奶油,洗净的草莓早就被镜子准备妥当,他打算做个草莓布蕾,咖喱布蕾什么的,还是算了吧,他可不想把自己的口味加在别人身上,虽然他是挺喜欢那玩意儿……

“你真没事?”镜子把材料称重后放进碗中开始搅拌,视线在活上,嘴上倒是询问梦比优斯,“我可不相信最近的你想半夜还留在酒吧或者夜店里。”

“人总要变的。”

“希卡利呢?”镜子看向他,问题问的一针见血,“你没谈论他,今天的你,可没说起他。”

“干嘛要每天谈论一位不存在的人呢?”梦比优斯和蔼的微笑,接过做好的布雷放进冷冻柜中,“你看,与其把感情投入到飘渺的梦里,不如好好地制造邂逅。”

“你不喜欢他?”镜子诧异道。

梦比优斯没有转身看他,只是安静地呆在冰柜旁。

赛罗比了个嘘声的手势,对视后的镜子无奈的叹气,或多或少明白些问题的他不再打扰梦比优斯。

 



 

“泰罗明年就该上学了?”准备好的礼物从包里取了出来,两份包装好的礼品盒越过桌子交给了泰罗,佐菲笑道,“小鬼头,说什么?”

“谢谢佐菲叔叔。”男孩板着脸回答,“叔叔是把圣诞节礼物一块给我了么?”

“不,你希卡利叔叔不是没来么?他有些事耽搁,不过他可没把你忘了。”佐菲用力的揉了揉男孩的脑袋,“最近可被感情困扰死了哦~”

“他怎么了?”玛丽放下餐具,有些担忧的询问,“上次见面是周末吧,他不是挺好的么?怎么了,最近遇到喜欢的人了?”

“不提不提,丑事不可多说。”

“那家伙也该结婚了,都多大了。”凯恩瞟了眼佐菲,“还有你,你多大了都?”

“我?我觉得,啧,单身很好,很好。”佐菲尴尬一笑,“你瞧我过得多滋润。”

“叔叔,你是找不到女朋友吧。”纯真的嗓音划过在座人的耳际,泰罗一脸天真的看着佐菲。

所谓一语惊醒梦中人……不,所谓语不惊人死不休大概就是这种类型。小泰罗一句话哽的佐菲闭了嘴,老大不小的男人戳着牛排,心中泪流仿佛淹没太平洋,心想着莫斯科是否还能知晓他佐菲的眼泪。

“您好,这是本店送的礼品。”餐厅的服务员端来几杯精巧的甜点。

这是佐菲第一次见到梦比优斯,或许是样貌的眼熟,可脑海中却无法将对方的脸与记忆配对。

“稍等一下。”佐菲叫住了他。

“嗯?”梦比优斯转身,“请问客人还有事么?”

“额——”佐菲看着他,将对方的模样反复记忆,思索了几秒后问道,“你有男朋友么?”

问题问完,凯恩一家集体停下了动作,梦比优斯温暖的笑容在一瞬间僵硬了。他尴尬的眨了眨眼睛,脑子似乎当机了,他的客人刚刚问什么了?问他什么了?!应该是他听错了吧,嗯,是他自己听错了。

“佐菲……”凯恩小声的提醒对方,“你知道你问了什么问题么?”

意识到梦比优斯的尴尬,佐菲伸手解释:“不,不,您误会了!”

“抱歉客人!我还有事!”

“等会服务员!不是你想的那样!”

对方离开的速度快的几乎看不见,佐菲满脸绝望的看着消失在通道口的梦比优斯。

完了,完了,完了!

宛如晴天霹雳,佐菲此时的脑中无限回荡着绝望的尖叫。

“啊,原来佐菲叔叔是找不到男朋友啊。”泰罗安静的吃着草莓布蕾,再次补刀。




 

 

从梦中醒来的希卡利坐在床边——再一次,再一次的失眠。

因为昨天的爽约,生气了?

苦笑着打开灯,缓缓亮起的床头灯给黑暗的室内燃起一丝暖意。希卡利披上外套来到客厅,从冰箱里拿出的肉饼和果汁也许可以填补有些空虚的内心。

这是第五天了,第五天的梦境没有梦比优斯。

梦境的地点是第三天他们相遇的雪中小屋,唯一不同的是那小屋的模样,没有灯火,只有冷冽的寒风以及骤然刮起的暴雪。希卡利在那里等了许久,等到让他从梦中惊醒。

等人的孤独感,他也经历了么?

往嘴里塞着食物,虽然开着电视,但是耳朵却听不见,满脑子只有那个笑容暖人的男孩。

梦比优斯,我还能,在梦到你么?

 

 

 


“你为什么不去见他呢?”酒吧的音乐太吵了,吵到只能让镜子捂着耳朵大叫。

“见谁?”桌上摆满的酒瓶足够打上一局保龄球,梦比优斯皱着鼻子小声哼哼,“谁要见他。”

“希卡利,那个希卡利,天啊,太吵了,咱们出去讲话吧!”镜子凑到梦比优斯身边,截下的酒瓶被他扔到一边,“别喝了,你喝大了!”

“第四天没见我,指不定今天也不会。”梦比优斯晃荡了几下,“说的好听,什么明天见明天见,放他妈狗臭屁!”大男孩突然站起身,挥舞着从桌上拿起的酒瓶,“放你妈的狗臭屁,混蛋,混蛋玩意儿,狗希卡利。”

“真喝大了啊,直接骂街了都。”赛罗抓紧梦比优斯的手腕,防着他把酒瓶给帅出去,“喂喂,阿梦,别喝了,咱们回去了好么?”他小声安抚着,企图平静对方的情绪。

“谁喝大了?我都能跳舞!”梦比优斯反手抓过赛罗,空出的另只手拽上镜子,“兄弟们,舞池前进!”

镜子抓紧赛罗的衣袖,眼神求助着对方。再这么闹腾下去,他都快要觉得自己没用了,好难过,好想找个地方坐下思考人生。

手被对方握紧,略带痞气的笑容映入镜子眼中:“没事,让他闹一闹。”说完后的赛罗似乎又记起点什么,“小祖宗,别再用那招了,现在我可带不动你们俩啊,看在我的份上,我们好好陪陪他?”

“嗯。”耳根有些发烫,镜子答应道。


评论 ( 9 )
热度 ( 10 )

© C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