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伊

贾尼/spideypool/希梦,我是C伊,甜饼小达人,目前掉入特摄坑

在我梦中 8(希梦/现代AU/HE)

8

12月23日,平安夜前一天。

圣诞假期已经开始,一些准备过新年的家庭早早的就在家中布置起圣诞树,清晨时分路过的那些房屋前,款式各样的雪人娃娃也开始迎接起每一位行人。

阿柏似乎很喜欢在半夜发短信,昨夜的单人梦境惊醒后,希卡利便再也不能入睡。手机的短信震动是在两点左右,阿柏似乎想在新年前夕请他吃一顿。

在家中荒废了将近一天,除了摊在沙发里看电视,似乎也没再做什么。如果佐菲在这时推门而进,大概会被吓傻吧——向来工作成迷的希卡利竟然会颓废的看一整天的电视。

时钟的转动似乎太快了,感觉前一秒还是太阳刚升起的时候,现在却是夕阳西下的时间。希卡利不太情愿的爬了起来,在衣柜里挑了件高领针织衣套上后便准备出门。走到玄关时才记起自己的模样还没好好打理,再一次折返回到厕所调整自己的发型还有些别的什么。

一般而言的相约向来是男方提早候场,或是去女方楼下等待对方。可感觉有些地方出错了?

希卡利从公寓楼里出来便见到不远处的阿柏,漂亮的姑娘带着一顶白色的兔绒帽,帽子下的金发白到几乎透明似得。阿柏对他招着手,和蔼的笑容就像第一天见面一样。

“抱歉,让你久等了。”希卡利歉意的笑道,“我应该早点到的。”

“没关系,我也刚到。”阿柏挽住他的手臂,“希卡利先生,佐菲传言,近日您的情感波动较大,小女子听闻后很是伤感。今日决定邀请您一同用餐,您放开了吃,妾身荷包可足了。”

阿柏灵动的眼眸看着他,略带童真的调皮让希卡利会心一笑。果然,比起恋人而言,阿柏更适合作为一名知己,难怪佐菲认识她那么久,也没听到过他跟阿柏什么情感瓜葛。

“恭敬不如从命?”希卡利故作认真的点头道。

 

 

客流的增加,甚至排起的长队固然让梦比优斯高兴,但缺点也显而易见,仅仅依靠他和镜子赛罗三人显然大缺人手。新招来的伙计叫奈伊斯,人是挺好,可有时候真的,太——nice了。Nice的让梦比优斯头都大了。

在餐厅还没像现在那么忙碌时,梦比优斯除了做点甜点外几乎就是干看着餐厅的情况。今晚的客流量让他有些紧张,镜子告诉他门外还有将近十几位客人在等待位子,加座已经全部用完,只能让客人等着。

“梦比优斯!三人份的芦笋火腿肉好了么?!”

“30秒,我马上弄好!”梦比优斯迅速的将食物用牙签串起,“稍等镜子,马上!”

“嘿嘿!老板!我也能做菜我真的也能做!”奈伊斯探头进餐厅,“需要我帮忙么?人太多了,我仿佛一条沙丁鱼,沙丁鱼,畅游在罐头!”

“奈伊斯你闭嘴,你好好送餐,别对客人讲你的冷笑话!”镜子捂住对方的嘴语气略带凶狠。

“这是艺术,镜子你知道我的笑话让多少人开怀大笑么?”奈伊斯收了盘子,嘴里不服气的嚷嚷,“你瞧瞧早上那小姑娘,都笑哭了!”

“那是吓哭,奈伊斯。”赛罗把菜端给他,“10号桌的芝士焗虾,别洒了听见没,还想扣工资?”

“你们这是曲解我的艺术!”

 

 

希卡利和阿柏等了将近半小时,听阿柏说这是一家咖喱餐厅,虽说是主打咖喱,不过除咖喱外的其他菜肴,味道相对也是可以。

“好久,这是新开的?以前没看到过。”希卡利看着手里的号码单,到他这已经是107号了。虽说前面没排几个人,不过可以想象这家餐厅的繁忙程度,对于如此规模的小餐厅而言,已经是很可观的客流量了。

“我无意中发现的,不过上次过来人没那么多,可能是老板人好的缘故?不过里面的服务员都挺不错的,我身边的几个小姑娘都喜欢来这边。”阿柏踮起脚往前望去,嘴里数着人头的数目,“还有八个人,嗯,我们很快就能吃到了。”

“咖喱啊……”希卡利无意识的感慨,也许是语气中带着的落寞,阿柏听闻后有些困惑的看他,意识到女孩的视线后希卡利赶紧解释,“没什么,我有个朋友也喜欢咖喱。与其说是喜欢不如讲是嗜咖喱如命的类型。”

“就像你对咖啡的感情?”阿柏故作无辜的眨眼。

“又是佐菲说的?”

“也许?”

两人又等了快半小时后才进入了餐厅,典雅的暖色装潢让希卡利眼前一亮,很舒心的色彩,精巧的植物布置也是起恰到好处。

“嗯,两位?”镜子抬手示意二人向屋内走去,“两位跟我来。”

餐厅的确繁忙,小小的餐厅空间不大,但坐满的模样也是让人惊讶。沿袭西餐厅的座位布置,桌椅虽多但也不显拥挤。让希卡利注目的自然也是这的服务员,的确如阿柏所言,这里服务员的质量,果然讨女孩子的欢心。

“两位需要什么?”镜子将菜单递给两人,“需要我们这的特色咖喱饭么?西班牙海鲜饭,调味的咖喱是我们老板自己亲手调制的。”

听完介绍的阿柏只是注视着希卡利,女孩似乎在询问他的意见。

“不,我其实咖喱吃得少。”菜单上的菜品也算齐全,种类也是繁多,不过甜品里的某个东西倒是引起了他的注意,“你们这,还有咖喱饼干?”

“是,不过,今天的量已经没了。”镜子回答,“客人如果想吃,下次可以提早来,前二十份我们是赠送的。”

咖喱饼干,我还以为就那小子会弄来着,没想到已经推广了?

希卡利无奈一笑,大致浏览完后还是选择尝试一下店里的特色。

“我跟他一样。”阿柏将菜单还给镜子。

“两位稍等。”

餐桌的摆设让希卡利很熟悉,似乎和梦里的那顿烛光晚餐有些相似,唯独不同的可能就是桌子的款式,园桌或许可以节省下许多空间,不过这角落位子可不适合这小桌子的摆放。

等餐时间很漫长,阿柏似乎也没什么话题想聊,希卡利想起自己的草稿,除了绘画的梦比优斯外还有自己的镇中森林的构想。

“你画的?”那些草稿画引起了阿柏的注意。

“嗯。”

希卡利把草稿递给阿柏,那些画让阿柏眼神不由亮了起来,翻过页后她抬起了视线:“这双眼睛是谁的?”她指着空白处绘画的眼睛速写,“画的……喜欢的人?”

阿柏的问题没有得到回答,希卡利看着面前的酒杯默不作声,女孩的视线让他有些不适,简单的说声抱歉后便去了厕所。

嗯,有问题。阿柏鼓着腮帮子想。

 

 

 

“阿梦,15桌的海鲜饭好了,你帮忙端一下,镜子没空了。”

“行行!”

梦比优斯放下手里的活赶到赛罗身边,取过餐盘后转身就快步出了厨房。一路上躲开的顾客仿佛躲避球似得让他惊心胆颤,新鲜出炉的咖喱饭烫的让他心里尖叫。

“您的西班牙炒饭。”梦比优斯放下饭后又一次询问,“嗯,需要我给您加些黑胡椒么?”

老板一如既往的养眼啊。

阿柏笑弯了眼睛,痴迷的笑容让梦比优斯挺直了身子板。客人耐人寻味的笑容似乎在说些什么,可又不能直接问对方。

“小姐?”

“没事老板,我就看看你,你知道你长得很可爱。”

“额嗯,谢谢夸奖。”阿柏的直言不讳让梦比优斯有些害羞的红了脸,“小姐你也很漂亮。”

 

 

 

冷水让人清醒了许多,希卡利在心中默念到十后便出了洗手间。时间很晚了,可餐厅依旧热闹的吵闹,往自己桌赶去时无意中撞到的服务员让他转了身子。

“不好意思客人!”镜子慌忙的轻拍希卡利身上的水渍,被撞时的惯性让他手里的水杯洒了水,很不幸,这些水全溅到希卡利的衣服上,“十分抱歉,撞到您了。”

“没事,别在意。”

身后似乎过去了什么人,希卡利回头看去,空荡的通道里只能见到暖色的走廊灯在工作。

错觉?

回来时的插曲没有扰乱他的兴致,已经上桌的菜肴卖相很是好看,阿柏的好心情希卡利也是看得出来。

“怎么了?心情那么好?”

“你刚刚不在的时候稍微调戏了一下老板。”阿柏坏笑道。

“老板?老板上的菜?”自己的海鲜饭上多了些黑胡椒,希卡利记得自己点餐时可没在上面看到过这些黑色的小玩意儿。

“老板脾气很好,长得也不错,我说他长得不错还红了脸,像个孩子。”

“这么对待一个孩子真的好么?”希卡利笑答,他戳着海鲜饭,耳边突然响起的声音让他僵住了动作,放空的眼神不知盯向了那里,任凭阿柏怎么叫他都没有回应。

空灵的嬉笑声在耳边响起,那笑声希卡利很熟悉,他曾在许愿池旁听到过。

谁在笑,谁在笑?

 

 

不知是谁在轻声耳语,梦比优斯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那声音他在公园的许愿池边听到过,仿佛流星一闪而逝,他找不到声音的踪迹。但是这次似乎不同,那声音似乎在告诉他让他出去。

他停在走廊口的位置,细心的听着那声音,太轻了,仿佛蚊吟;太乱了,仿佛千万个声音说着什么事情。

“阿梦!阿梦!”

谁在这里。

梦比优斯看向餐厅某处,有人挡住了角落的位置,那似乎是他前面送餐的地方。

“小梦。”镜子拉住梦比优斯,“你发什么呆?!”

“抱歉。”恍然初醒的梦比优斯倒吸冷气。

我在干嘛,天啊,怎么在这么关键时候发呆。你在干嘛梦比优斯,你在干么?

 

 

“希卡利?!”阿柏扣响桌子,男人看向她,眼神似乎还有些呆滞,“你怎么了?在想什么?”

希卡利转头看向走廊口,熟悉的感觉让他寻找什么,可能是一样东西,也可能是某个人。有种吸引他的错觉感,那种感觉在那天也出现过。

“你怎么了这是?”

“嗯,没有,可能是错觉吧。”希卡利扭过头,紧皱的眉头并未松开。

 

 

 

梦比优斯的确喜欢梦里的那个男人,他喜欢希卡利,或者说可能是爱上了他。

男人的失约让他痛苦,每天的繁忙工作让他疲惫,即使怀抱着对咖喱的热爱,生活的压力却一直压榨着他。

梦是虚幻的,但梦境却如此自由轻松,甚至在梦中遇到的希卡利,都这么让他感到舒心,男人有种可以依靠信任的感觉,梦比优斯几乎放下所有戒备,他将一切交给了他,甚至直白的告诉希卡利他是多么喜欢他。

他是真实的。

这是在男人失约前梦比优斯一遍又一遍的催眠自己。

那些缥缈的梦太难抓住了,假如有一天对方消失在他的梦里,梦比优斯该怎么办?他没想过,他从来没考虑这儿问题。天真的以为那些话已经像誓言一样牢不可摧,梦比优斯每天期待着的梦中的相遇。

直到那天的梦。

空旷的梦境只有他一人,仿佛世界上只有他一人存活,他的心跳只有他自己能听见,他的呼吸只有他自己能感受,他的孤单只有他自己能忍受。

破碎了,一次的失约让过去的梦境全部破碎。碎裂的痕迹烙印在梦比优斯心中,希卡利曾经鲜活的模样开始淡去。

他不过是我梦中的产物。

梦比优斯嘲笑着自己,爱上自己的产物算什么?自己爱上自己?

那么现在又算什么?

出现在梦比优斯面前的草稿画着他熟悉的东西——那是他梦里的东西——镇子中央的森林。

“镜子……”声音无法抑制的颤抖起来。

他是……真实的么?希卡利他,是真的存在么?

“怎么了?”

“这边坐着谁?我是说这个位子……”

镜子停在梦比优斯身旁,努力回想一个小时前的事情:“额,一对男女?”他摸着耳朵回答的支支吾吾,“那男的,文质彬彬的样子,像个白领之类,穿着黑色风衣带着眼镜,哦,他似乎不是很喜欢咖喱,不过对咖啡倒是很感兴趣。”

“哈……”认定的事情又一次被打破,梦比优斯扶住椅背笑出的声音有些苍白,“开什么玩笑,梦能成真么,开什么玩笑……”

 

评论 ( 10 )
热度 ( 8 )

© C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