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伊

贾尼/spideypool/希梦,我是C伊,甜饼小达人,目前掉入特摄坑

童话里不是骗人(希梦/童话/HE)

#这玩意儿我写完就没捉虫#

#哦,我们善良可爱迷人的梦比优斯啊#

#你的眼泪为谁而流#

1

很久很久以前,在遥远的M78国度里,美丽的光之国迎来了他们第十二个小王子。

可爱的小十二美丽的不像话,仿佛整个国度的光芒都被他吸引,海水为他的美丽而羞涩,天空也害羞的变得嫣红。围绕在国度周遭的星辰它们群星璀璨,它们闪烁着炙热的光芒,高唱的欢歌赞美它们的小王子。

尤利安仙子闻讯而来,带着魔杖的仙子见到小十二便大惊失色,凯恩国王与玛丽王后恭敬的询问道:“尊敬的仙子啊,为何您会如此失态?”

“敬爱的国王与王后,你们的小王子太美丽了。美丽让人妒忌,在未来会有邪恶的力量侵害我们的小王子,善良可爱的王子甚至会遇到困扰他的其他力量。”尤利安仙子提着裙摆欠身道,“在此,我想……”

未等尤利安说完,一股阴风席卷了整个光之国城堡,黑雾弥漫,枯叶如同利爪划伤众人。让人心颤的狂笑声在风中游荡,被阴风迷得睁不开眼的众人看不清是谁前来。

“是谁!”凯恩国王大吼道。

“哈哈哈哈,亲爱的国王与王后啊,我是你们最真挚的朋友。”阴风散去,枯叶缓缓落地,一袭黑衣的人影出现在众人面前,面目可憎的男人微笑道,“我是安培拉,你们最真挚的朋友。哦——”

安培拉瞧见了小十二,他来到精致的婴儿摇篮边上,脸上露出惋惜的模样:“哦——多么可爱的小王子,瞧瞧我们光之国的新王子,这么美丽,这么可人,这么——让人妒忌!”

安培拉张开双臂,无风自动的黑色披风滚动如同浪潮,他大喊着:“我诅咒,我诅咒十二王子,他将在成年那天碰触到纺织机的纺锤,刺破的手指让他死亡!”

“啊,我的天——我的十二,不,我的十二啊……”

玛丽王后捂住胸口失声道,瘫倒的王后被凯恩国王拥在怀中,国王悲痛的质问安培拉:“为什么如此诅咒我们,你这个邪恶的巫师!”

“邪恶?哈哈哈哈哈,当光之国的赞歌将我的国度全部湮灭,你们可体会?我诅咒你们的孩子在你们面前死去,仿佛娇艳的蔷薇被野兽踩碎凋零!”黑雾再次席卷,安培拉隐没在雾中的声音让光之国的众人几乎心碎。

“凯恩,哦,凯恩,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该如何是好。”玛丽捂住脸痛哭着,“我可怜的孩子啊。”

“王后殿下。”尤利安仙子上前道,“我们的小王子,叫什么呢?”

“梦比优斯。”国王回答。

“梦比优斯。”尤利安仙子挥舞起魔杖,点点星光在魔杖中闪耀,“邪恶的魔法任会生效,但你终会化险为夷,小王子啊,你将会陷入沉睡,只有真爱才能让你苏醒。”

为了预防梦比优斯在未来被纺锤所伤,凯恩国王下令,整个国度的纺纱机都要被销毁。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的小王子长大了,他继承了他哥哥们的所有优点。十二王子聪明善良,他的英俊甚至只能用美丽来形容,他的个性率真温柔,举止优雅,整个国度的人们都喜欢他。

可我们的小王子有个小小的缺点,性格温柔他太容易哭啦,柔软的内心如同水一般温和,点点触动都让他湿了眼眶,哭泣时的他让人心痛让人惋惜,就连鸟儿都会停下陪伴他安慰她。

今天是梦比优斯王子的十八岁生日,小王子如往常一般在国度的小镇中游玩。

来往的路人祝福着美丽王子的生日,他们不由自主的歌唱让梦比优斯感动的湿了眼眶,在这个善良国度中,唯有善良与光明才能永恒。

“你在为谁哭泣梦比优斯?”赛罗询问,“你的眼泪为谁而流?”

“为了人民。”梦比优斯眼中擎泪,“为了善良。”泪水宛如断线珍珠般滚落,大片大片的砸湿了他的衣襟。

生日的夜晚,当钟声即将敲响,当生日即将离去,不知名的歌声吸引着我们的王子,从睡梦中苏醒的梦比优斯寻声而去。在城堡破旧的宫楼中,他沿着楼梯笔直而上,推开顶楼的房门,昏暗的灯光下伫立着一位老者。

“老妈妈,您在做什么?”梦比优斯来到老人身边,“这么晚了,鸟儿都睡了,您也该去休息了。”

“纺纱。”老人回答。

梦比优斯看去,老人手边有个古怪的东西,他从未见过的东西。

“好新奇的东西,这是什么,还会转呢!”

“你想试试么?”老人指着纺锤道,“小王子,来碰碰它,可有意思了。”

好奇的小王子伸手摸去,当手指摸到纺锤时,一阵刺痛让他晕倒在地。

当王子沉睡之时,钟楼响起午夜的钟声。

诅咒灵验了,光之国的梦比优斯王子在成年之时沉睡了过去。

老人发出古怪的叫声,接着变成疯狂的大笑,洪亮的笑声惊扰了整个城堡:“小王子啊,你终究逃不过我的诅咒。愚蠢的光之国人民们,悲伤吧,哀嚎吧,你们的王子,他死啦!”

 

 

2

梦比优斯觉得四周紧紧的,头顶似乎有什么压着他。他努力的往上顶着,那东西太重啦,重的让他打不开,委屈的梦比优斯放弃了,他吸着鼻子红了眼睛,泪水止不住的流了起来。

眼泪漫过了他的脚踝,漫过了他的膝盖,最后它们聚成小水潭停在梦比优斯胸前,只听噗通一声,四周变得敞亮起来——眼泪挤破了困着他的小盒子!

梦比优斯疑惑的看着四周,明明自己还在城堡里怎么现在坐在一朵花上呢?四周怎么如此巨大,仿佛自己变成了拇指小人儿。

“哦,我的孩子。”迎面而来的妇人惊喜的看着他,“多可爱的孩子,仙女果然没有欺骗我,她真的给我了一个拇指小人。”

“你是谁?”梦比优斯站在花骨朵上,仰着头询问道,“我叫梦比优斯,你叫什么呀?”

“我是你的妈妈呀梦比优斯。”妇人用手指摸着梦比优斯的脑袋,“我会好好对你的。”

拇指梦比优斯疑惑着一切,可妇女温柔的眼神让他软了心。日子过得美满幸福,口渴时,梦比优斯会喝妇女为她采集的露水;肚子饿时,仅仅一粒米就足够他饱腹。妇女还为他做了许多小小的衣服,有时会采些漂亮的小花瓣点缀他的上衣。

可幸福的日子太短暂啦,一天清晨,妇女离家时忘关了窗户,一只丑陋的巴顿瞧见了梦比优斯,漂亮的梦比优斯可爱的让它爱不释手,打算拐走它给自己的小巴顿当媳妇儿。

梦比优斯挣扎着逃过巴顿的抓捕,他躲在树叶下瑟瑟发抖。

“漂亮的小人啊,你为什么哭泣呢?”水里的鱼儿吐着泡泡询问梦比优斯,“不要哭泣,你的眼泪都变成珍珠了。”

“丑陋的巴顿想要让我嫁给他的孩子,这太可怕了。”梦比优斯哭泣道,“就算眼泪化成珍珠,它们也不能救我。”

鱼儿同情小小的梦比优斯,它游到荷叶旁说:“漂亮的小人,你坐到叶上来,让它带你离开巴顿的抓捕。”

鱼儿咬断了荷叶的根茎与梦比优斯道了别,拇指梦比优斯顺着荷叶游到了国外。可怜的小人被一只小虫给抓起,它把梦比优斯丢到了陆地上,浑身泥泞的梦比优斯揉着擦破的手臂,委屈小王子想要回家。

冬季快来了,仅仅穿着夏季衣衫的拇指梦比优斯冷的瑟瑟发抖,他敲开了田鼠的家门,善良的田鼠从未见过这么精致的小人,热情的招待他让他住了下来。

 

田鼠家的日子并不好过,拇指梦比优斯第一次困惑自己的美丽。

心中的委屈再一次变成泪水,梦比优斯躲在地道里偷偷地哭着,问自己为什么总会被人强做新娘,或是要强娶别人。他的哭声幽怨的引来了燕子——那是他曾经救过的一只燕子。

受伤的燕子已经康复了,冬季快来了,他要去南方了。

“小王子啊,你在为什么哭泣呢?”燕子问他。

“为我自己燕子。”梦比优斯擦着眼泪。

“你的眼泪为谁而流呢?”燕子又问。

“为我不公的命运燕子。”梦比优斯抬头,“燕子你能带我离开么,田鼠先生让我嫁给鼹鼠先生,这太可怕了,比巴顿抓我还要可怕。我无法想象我将一辈子呆在黑暗中,我渴望光明与温暖,我想要鲜花与阳光。”

“我将去遥远的南方,你要与我一起去么?”

“我去。”梦比优斯点头。

燕子背着梦比优斯飞过森林,飞过山川,飞过海洋,最终来到南方的花海。

那里盛开着蓝色的花朵,花朵的周围飞舞着蓝色的小人们,他们都与梦比优斯一般大小。

“你是谁?”踏着花朵前来的蓝色小人看着梦比优斯,“你叫什么?”他伸出手拥抱住从燕子身上摔下的梦比优斯,“你叫什么,漂亮的小人。”

“梦比优斯。”拇指梦比优斯羞红了脸,他这一辈子都没被人这么亲密的拥抱。

“我叫希卡利,是这花海的国王。”希卡利微笑着,“你可以叫我希桑,梦比优斯。”希卡利缓缓的凑近,“漂亮的小人,你愿意和我一同管理这片花海么?成为我的王后。”

天啊,这位英俊的人在说什么。

羞红脸的梦比优斯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等着下一秒的到来。

 

 

3

狂风骤雨狠狠的拍打在脸上,梦比优斯猛的睁开眼睛,哪里还有什么希卡利和花海,只有黑漆漆的森林还有大雨倾盆。

天啊,究竟怎么回事。

梦比优斯向前奔跑,企图找个能避雨的地方,那雨水仿佛石子般凶猛,打在梦比优斯身上疼得厉害。从小的娇生惯养哪里受到过暴雨的打击。狂风呼啸而过,如同狼嚎的尖锐吓得梦比优斯忍不住的颤抖。

“我到底在哪里,父亲,母亲,哥哥……”梦比优斯害怕的哭了起来。

不知跑了多久,隐没在森林中的小屋让梦比优斯心中大喜,他拍打着房门,等待着房主的到来。

木门吱呀一声的开了,房主是个魁梧的男人,那男人让梦比优斯惊叫出声。

“哥哥!”

佐菲最近苦恼着自己弟弟的婚事,身为王子的他们可是最后的血脉,不找个皇家血脉延续家族是不行的。可看到的公主总有些问题,怪他弟弟长得太俊俏,总有些坏心女人假冒公主。

可现在又是怎么回事?他可就一个弟弟,什么时候门口还会冒出个?

经历风吹雨打的梦比优斯现在太丑陋了,雨水顺着他的头发和衣服不断向下流淌,森林中的泥巴都溅到了身上。

“你是谁?”佐菲问他。

“我是光之国的王子,是你的弟弟!”梦比优斯回答。

“你是王子?”佐菲打量着梦比优斯,“所以你是皇室成员?”

门外又是一阵电闪雷鸣,梦比优斯害怕的绷紧后背,颤抖着盯着佐菲看着。这太可怕了,他的大哥哥不认识他了,还在质疑他的身份!

佐菲心想,验证不是难事。

梦比优斯被邀请进了林中小屋,热水澡洗掉了一身的泥泞,热汤驱走了雨水带来的寒气,而现在,他的大哥哥为他铺好了床褥——可这床褥,怎么那么高啊。

梦比优斯抬起头仰望着他的床,足足二十层的床垫还有二十层的被褥,他的大哥哥在想什么呢,是想让他睡在高塔上么?

“睡觉吧梦比优斯,明天见。”

这是个不眠夜,梦比优斯老觉得有个小东西硌着他的后背,爬起身却没东西。到了第二天清晨,餐桌上多了个男人,梦比优斯惊讶的看着那人——那不就是希卡利么?

“昨晚睡得怎么样?”佐菲笑眯眯的问道。

“太难受了,有个奇怪的东西一直硌着我的后背,一晚上没合上眼。”梦比优斯坐在餐桌前,可怜巴巴的盯着面前的面包,“我洗漱时发现后背都紫了,摸着还生疼。”

希卡利盯着梦比优斯,小王子被对方炙热的视线注视的红了脸颊,他低着头,几乎要把脸埋进衬衣领里。

“太棒了,这是位真的皇室成员,希卡利啊,这媳妇儿你可满意?”佐菲大笑一声。

“你叫,梦比优斯?”希卡利越过餐桌走到小王子身边,“你可以叫我希桑,可以的话,你愿意进我家族谱么?”

“诶?”梦比优斯呆呆的看着他。

这已经是第二次被希卡利求婚了,每一次的求婚对方都能说出让他惊讶的话语,羞得梦比优斯红了脸又红了眼。

梦比优斯点了点头,小声回答:“好……”

 

 

 

4

梦比优斯陷入了沉睡,进入梦境中的小王子时间停滞了,连带着整个光之国都停滞住了时间。渐渐地,周遭国度流传起来了光之国的传说——传闻光之国有位美丽的人陷入了沉睡,有人说是国王的王子,还有人说是王国最美的公主。

可无论是王子还是公主,越来越多的勇者想来一探究竟。但光之国被荆棘密布,黑雾笼罩,甚至还有邪恶的巫术阻挡前行的道路。无数的勇者被荆棘绊倒阻挠,被黑雾迷晕了头脑失去了方向,被巫术纠缠着痛苦的死去。

时间过去许久许久,终于有一天,一位身披蓝色铠甲的勇者手持利剑来到这片土地之上。邻国的人们告诉了他光之国的故事,告诉他在满是危险的光之国里有位沉睡的王子,名叫梦比优斯。他美丽善良,因为被邪恶的巫师嫉妒所以下了诅咒让他沉睡至今,而整个城堡的人们都陪着他停滞了时间。

那人还说,这个故事还是他的祖先告诉他的,时间过了太久了,久到连他都要忘记。

那人又说,勇者你不要前去,太多的勇士死在那边,没人活着回来。

身披蓝色铠甲的勇者说:“这些东西都无法阻挠我前去的脚步。”

勇者来到光之国的城堡,美丽的城堡被荆棘缠绕,黑雾笼罩使他丧失往日的生机。那些荆棘盛开着美丽的蔷薇,勇者往前走去,荆棘自动让开了道路,但凡勇者经过,身后的荆棘又会自动合拢。

黑雾遮了他的视线,可勇者的内心却不迷茫,他无所畏惧的笔直往前,黑雾遮不了他的内心,乱不了他的心神,悻悻离开了他的周围。

城堡的时间停滞了。

勇者看到钟摆停在某个弧度上不再落下,身旁的小狗腾空在楼梯之上。他往前走去,城堡的奴仆纷纷固定在一些奇怪的动作上,甚至还看到皇室成员,他们焦急的神色凝固在脸上,奔跑的动作已经摆出。

他继续往里走去,勇者来到宫楼前停住了脚步,四周回响着笑声,勇者提剑而上,冲进黑雾之中与那邪恶进行殊死拼搏。

当利剑插入安培拉胸口,邪恶的巫师满脸的不可思议,身体变得透明,绝望的哀嚎回荡在空旷的宫楼之中。

勇者走过了荆棘,穿过了黑雾,打败了邪恶的巫师。而最后的最后,传说中的睡美人就在他不远处。

他沿着楼梯缓缓走去,推开了木门,映入眼帘的是沉睡着的梦比优斯。

睡得正香甜的梦比优斯嘴角挂着温暖的微笑,美丽的容颜让勇者恍惚了心神。他来到梦比优斯身边,勇者瞪着眼睛不舍得眨一下,让小王子离开他的视线。看着看着,勇者不自禁的俯下身,在梦比优斯的嘴边烙下一吻。

“嗯……”软糯的呢喃从梦比优斯口中发出,他缓缓的睁开眼睛,那双漂亮的眼睛仿佛包含着星辰大海,他惊奇的看着勇者,说道,“希卡利?希桑?!”

光之国的时间再一次转动,恢复正常的人们看着四周,所有人都奇怪魔法的解除。

国王与王后焦急的赶到宫楼前,看到勇者抱着他们的小王子慢慢的走了出来。他们深情的对视让所有人恍然大悟——原来是真爱的降临。

光之国恢复了往日的生机,真爱的降临让国度欢呼雀跃,勇者与王子举办了盛大的婚礼。

梦比优斯依靠在希卡利怀中轻声道:“沉睡的日子里,我梦见了许多,虽然每次的结局你都会在我身边向我求婚,可从来没有实现就到了下个梦里。”

“但现在不同了。”希卡利回答,“所有人都祝福我们,而我们命中注定。”

勇者在举国欢聚的时刻亲吻了他的王子,他们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直到白头。

 

 

评论 ( 5 )
热度 ( 26 )

© C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