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伊

贾尼/spideypool/希梦,我是C伊,甜饼小达人,目前掉入特摄坑

在我梦中 9-10(希梦/现代AU/HE完结)

#终于写完啦#

#两组CP持续发糖#

#奈伊斯哉阿斯表示,太累了,眼睛好痛#




完结篇 9-10

到底是谁在耳边轻语,又是谁让梦比优斯遇见希卡利。

梦比优斯不知道,他甚至连思考的空间都被压榨。大脑乱成一团,那张草稿宛如警铃让脑子里嗡嗡作响,平安夜前夕的日子更冷了,可再冷的温度都无法平息梦比优斯此时的情绪。

他到底是谁。

梦比优斯反复询问自己,那个让他日夜思念的男人,让他慌乱阵脚的男人究竟是谁。

在许愿池熟悉的石雕映入眼帘之前,梦比优斯都不知道他已经走进了公园。

夜间的星云公园静谧的可怕,凋零的栽培树木光秃秃的站立着,园中稀稀拉拉的照明灯拉长了它们的影子。梦比优斯听见水流声,许愿池的喷泉到了夜晚安静许多,那尊天使石雕有些发旧,它在这的日子太久了。梦比优斯记得,在他记事起这喷泉便存在着。

究竟多久了呢。

梦比优斯望着石雕,那雕像温和的视线似乎落在梦比优斯身上。

“希卡利真的是您带给我么?”梦比优斯呢喃道,“还是说,只是一个梦?”

“你很在意许愿池么?”或许是在意梦比优斯对许愿池的注视,坐在石阶上的尤莉安侧头微笑道,“抱歉打扰你了,但是,看你似乎很在意这尊石雕。”

梦比优斯看着尤莉安,对于这位陌生女子的搭话他有些疑惑。

女人并不在意梦比优斯,她将视线移上了石雕:“这的许愿池一直有个传说,假如你在这投下硬币,并且许下找到真爱的愿望,那么在未来的七天里,你都会梦见你的真爱。”尤莉安重新看向梦比优斯,“很神奇不是么?就像魔法一样,用魔法找到的真爱。”

“七天?”音调略微抬高,梦比优斯惊讶于这从未听到过的传说。

“如果你梦到过,那么不要放弃,七天过后可就再也见不到了。”尤莉安看着梦比优斯的模样很认真,“如果还能遇到那该多好,不然连对方的模样都会被时间冲淡,梦境中的人总会忘记不是么?”

“女士您……”

“圣诞快乐小伙子。”尤莉安起身,她再一次提醒梦比优斯,“别放弃啊。”

 

 

 

希卡利不知道今晚能不能再见到梦比优斯。这或许是第一次他有些害怕睡眠,害怕做梦。他怕今天的梦又是无疾而终,只有他一个人呆在漫天飞雪的梦里,没有梦比优斯对他温暖的微笑,没有梦比优斯像个孩子一样说着让他开心的话题。

近日被情感和事业压榨的精力让希卡利感觉疲惫,电视机里的夜间新闻还在播报着天气状况,那些单词音符时远时近的传进他的耳里,眼睛干涩的厉害,希卡利合眼将自己躺进沙发中。

思绪开始飘远,脑海里空荡荡的,只有那个大男孩,似乎还在。

 

 

 

梦境的再次进入不似往常,没有冰天雪地的森林,也没有身处在摩天高楼之上。游乐园里的背景乐是儿时听到的,但希卡利只能瞧见旋转木马,那些色彩斑斓的木马规律的上下起伏,当他们转动到某个角度时,让他熟悉的背影出现在视野里。

他踩上旋转的阶梯,慢慢的向梦比优斯靠去。

“嗨。”他握住扶手,倚靠在梦比优斯身边的另匹木马背上,“嗯,好久不见?”

“晚上好。”梦比优斯顿了片刻后回复了希卡利,大男孩语气淡淡的,似乎没有什么精神,他下了木马,坐进了前面马车里。

“我昨天没看到你。”气氛有点尴尬,希卡利跟了上去,他停在梦比优斯身后,微微的倾身看着大男孩的侧脸。

“昨天没睡。”他站了起来,直视着希卡利,“那么你呢,前天为什么不在?”

男孩的质问让希卡利凝固了表情,男人看着梦比优斯,犹豫的神色让大男孩开始生气。梦比优斯跨出马车向希卡利身边走去,那距离太近了,近的仿佛要去碰到对方。希卡利慌乱的开始后退,他的动作让梦比优斯再一次愤怒。

“你在躲什么?!”梦比优斯质问着,“你在躲什么希卡利?!”

“我们碰到梦就会消失你不知道么?”希卡利再一次后退,“你忘记了么梦比优斯?!”

“为什么我们碰到就会梦醒?因为你是假的?”梦比优斯停下脚步,笑起的嘴角苦涩的让人心痛,他又问道,“因为你是假的,我的理智不希望我爱上一个虚假的东西所以才会醒来,是这样么?”

“你在说什么梦比优斯!”伸出的手想要抓过对方,但梦醒的限制让希卡利不得不放下手,垂在身侧双手用力的握成拳,希卡利隐忍下心中的痛苦,“你在想什么,我怎么会是假的。”

“那你为什么不来?约定好的,你为什么不来?”梦比优斯又一次询问,问出的语速很慢,几乎是一字一字的从嘴里说出。

语气染上了哭腔,希卡利看到梦比优斯红了眼睛,对方似乎不希望他看见,转过身的梦比优斯用手去擦眼眶中还未流下的眼泪。

沉默又一次在两人身边蔓延,梦比优斯深呼吸着,最后说道:“算了吧希卡利,算了。”

“等会梦比……”

 

 

 

“!”

希卡利猛然睁开了眼,大口的呼吸着空气。

夜间新闻还在播报着,他听不清主持人的声音,大脑一片混乱,记忆还停在他未说完的话语上。梦比优斯突然的转身以及拥抱让希卡利恍惚,大男孩的温度似乎还停留在他的怀里——仅有的最后温度。

 

 

 

还未开店时的平静向来是梦比优斯比较喜欢的时间段。梦比优斯坐在镜子身边,小心的叠着洗净的餐巾,他不喜欢让那些餐巾在桌上放上一夜,有时候还会花上些心思摆点新造型。

镜子知道最近的梦比优斯心情不好,他很久没看到他的朋友喝醉酒的模样,那些骂人的脏话也真的——让他吃惊。忙碌的餐厅生活能够使他一时之间不去思考感情方面的琐事,不过,似乎昨天的打扫触碰了他的雷区?

“阿梦啊。”镜子放下餐巾问出了他的困惑,“你最近,和你那个梦里的朋友……”

“没有了。”梦比优斯回答。

“没有了?”镜子重复道,“什么没有了?你们分手了?”

“都不存在的人怎么会分手,我只是,不想再投入莫须有的感情而已。”大男孩回答的很轻松,视线落在手头上的工作里,并没有看向镜子,“别担心镜子,我没事。”

“不是阿梦,这个……”

“开工了!”梦比优斯跳下桌子,整理身上的褶皱,“开工了,伙计。”

他,拒绝了。

 

 

平安夜期间虽然正值放假,但这不影响餐厅的客流。厨房间几乎在高速运转着,奈伊斯这回倒是真的开始做菜了,负责酱料与前餐的他在灶台前忙的停不下动作,虽说平日里搞怪的让人想打,但真当回事时还是挺有责任心的。

新来的伙计负责餐厅的清理工作,是个叫哉阿斯男人。那人似乎和奈伊斯一见如故,缘分真是个好东西,两人素不相识,不过兼容性倒是好的厉害,像是搞怪和冷笑话,到了休息时间基本就等不到餐厅的安静。

“赛罗,8桌的菜好了么?!”催促上菜的镜子冲到送餐窗口,“客人催了,好了么?!”

“好了好了,当心别烫着。”摆盘完成的赛罗将餐盘放在窗口,这次放的太过靠里,镜子不得不探进身子才能拿到,小他有些岁数的赛罗趁机偷吻,惊得镜子差点摔了盘子。

“赛罗!”乱了阵脚的镜子没法子对主厨做什么,只能红着脸去送餐。

偷吃成功的赛罗贼笑着继续工作,趁机吃豆腐的模样没被别人瞧见。不过,过过瘾心里也是乐呵的让他效率更快了。

“我看到啥了。”哉阿斯拿着拖把呆滞的问奈伊斯。

“习惯就好了。”奈伊斯举着锅呆滞的回答哉阿斯。

 

 

 

凯恩一家决定在平安夜举办一次聚会,带着邀请函的朋友们可以参与抽奖活动。希卡利是真的不想去,但奈何身边有个狗朋友,那朋友叫佐菲。

“你的梦中情人,这是真打算跟你断了?”

“看他这样……是真的了。”希卡利捂住脸沉闷的回答道,“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流年不利啊,流年不利。”佐菲感慨,“我还真以为你能把自己嫁出去了。”

“说得好像你嫁的出去一样。”希卡利无奈的笑了。

“没人要我哦朋友,要不你把我娶了吧,实在不行我娶了你也行。”佐菲勾住对方的脖子比了颗爱心,“咱俩这光棍联盟还得持续多久,不然内销得了。”

“行啊,你把嫁妆先结清。”希卡利冷笑道,“不多朋友,也就百八十万什么的。”

“这个……我觉得这个吧,朋友之间还谈钱?这钱吧,你看今天都是平安夜了,我带你去凯恩家溜达。”

佐菲略怂的缩了缩脖子,怪笑两下后挥了挥手里的邀请函:“指不定你今天运气当道,你知道凯恩打算送什么?”

“一年份的饮用水?”希卡利斜眼看去,“还是面包折扣券?”

“你能不能,走点心,好好猜!”

“我很严肃的。”希卡利一脸认真。

“我看不出啊!”佐菲咆哮道。

 

 

“知道谁来了么?!”镜子冲进厨房满脸喜色,“我刚刚——我靠!”可能是哪的酱料滴在地上,镜子踩上去的脚直接打滑,整个人面朝上狠狠地摔在地板上。后脑勺顿时痛的无以复加,抱着脑袋的镜子躺在地上哀嚎着。

“镜子!”赛罗火都没关冲了过去,抱着镜子便是一顿看,双手捂住对方摔痛的后脑一遍遍的询问对方,“还好么?你还好么!”

梦比优斯一脸蒙蔽的看着二人,他这个小学弟这么焦急的模样——真是头一回见到。

“你们俩……”梦比优斯小声的插话,他停顿的有些诡异。

回过神的镜子眼前还是有些晕乎,赛罗抱着他看向梦比优斯,他点了点头,明白梦比优斯在问什么。镜子倒是没去关注这些小事,他捂着脸,那脑子还在嗡嗡叫。

“阿梦,我跟你说,那对评论家夫妇,就上次我们再电视上看到的,他们来店里了。”镜子的声音还在颤抖,可见摔得不轻,“他们来店里了!”

“谁?”梦比优斯又蒙了,“谁?!”

“卡密拉女士还有迪迦先生!”

“谁?!”梦比优斯又问了一遍,那俩名字似乎过往云烟一样从脑子里进去又出了去,他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卡密拉!迪迦!”赛罗帮忙在梦比优斯耳边喊了句,“小梦你聋了么?”

梦比优斯突然起身:“那,那我们——”

镜子拉住梦比优斯的裤脚:“梦比优斯。”他叫出挚友的名字,“说真的,你还记得我跟你说的许愿池的事情么?”

“不镜子,现在我们……”梦比优斯慌了,这一直被他忽视的问题再一次被镜子提了起来。

“你听我说!”镜子叫了起来,这一声让梦比优斯只能看向他,“你听我说阿梦,那个许愿池,真的,真的有魔法。今天是第七天,我知道你一定不会去睡觉,我知道你一定会逃避,但是……”镜子勾起笑容,那笑容似乎在安抚着梦比优斯,“但是你喜欢他不是么?为什么一定要认为他是虚假的,不可能实现的呢?为什么不放手去追去找呢?别放弃啊梦比优斯。”

“可是我,我害怕。”梦比优斯蹲下身,那些安抚的话语太温柔了,他的朋友太温柔了,鼻子有些涩,上升的温度让眼眶又一次湿了起来,“我好怕我去找了,找到的不是想的那样。”

“你去了么?”赛罗调侃道,“你说你都没去你怕什么?怕他被咖喱怪吃了?”

“嘿梦比优斯。”镜子握住梦比优斯的手,“听我的,去找吧。你们都在一个小镇不是么?总能找到的。”

“但是迪迦和卡密拉……”

“放一万个心!”赛罗挂了下鼻子,露出往日那般自信的笑容,“有我在,还怕什么?”

 

 

 

迎接新年的聚会就跟预想到的那样热闹,希卡利见到很多熟人,阿柏也在,女孩今天美的不像话。友谊的打了声招呼后,阿柏便跟着佐菲去跳舞了。

贝斯也在。

见到希卡利的贝斯并没有尴尬,漂亮的姑娘今天穿了身紫色的裙装,她来到希卡利身边,举着酒杯的女孩微笑着向他敬酒,说着平安夜快乐的祝福。

“其实,我很高兴。”贝斯站在希卡利身边,“我也很庆幸那晚我们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我很抱歉……”希卡利插着大衣口袋,视线放在不远处泰罗的身上,那些带着滑雪帽子的小鬼们正在打雪仗。

“应该是我道歉才对,别把事情都推到自己身上希卡利。”贝斯用胳膊肘撞了撞他,“你这样我可看不起哦。”

“谢谢。”

“平安夜快乐,友谊的拥抱?”贝斯张开双臂歪头笑道,“祝你找到真爱希卡利。”

“你也是贝斯。”心中似乎因为女孩的话语而释然。

 

 

阿柏和佐菲离他并不远,希卡利走到两人身边,也许佐菲起的话题过分幽默,惹得阿柏笑的几乎弯了腰,扶着佐菲的肩膀整个人都在颤抖。

凯恩已经把人都聚集起来,似乎是要准备开始抽奖活动了。

希卡利沉默的喝酒,即使氛围再热闹他也没什么感受。身边缺少的人心中缺少的空,想必也是填补不了了吧。

“希卡利你知道么。”阿柏不知在何时来到他身边,“佐菲以前就跟我嘀咕许愿池那玩意儿。我听说小镇的许愿池有个传说,在许愿池许下愿望,那么在连续的七天里都会梦见自己的真爱,而时效只有七天,七天一旦过去,真爱就再也见不到了,甚至会忘记。”女孩看向他,“那么你呢?你见到自己的真爱了么?”

“真爱?”

“你的画,不就是他么?”阿柏笑了,“你为什么不去找呢?今天是第七天了吧,你会选择再去梦里找他还是在现实找到他?”

凯恩抽奖的声音透过音响开始直播,滚轮的响声打在希卡利的神经上一遍又一遍,阿柏的话语重复着,梦比优斯的身影再一次浮现于脑海。

短暂的思考后,希卡利抱住他的朋友:“谢谢你。”

“去吧朋友。”阿柏拍上希卡利的肩膀,男人迅速转身几乎是跑着离开,阿柏看着希卡利的背影大叫着,“加油啊希卡利!”

 

 

 

希卡利记得梦比优斯说过他开了一家餐厅,而小镇以咖喱为特色的餐厅并不只有一家,手机翻阅着每一家餐厅的地址信息,希卡利一家店一家店的准备寻找。

路线不知为什么又一次来到许愿池,他看了眼石雕后再次把视线放到手机。或许是动作的匆忙,跑起来的希卡利没有看见邀请函掉出了口袋,缓缓落到许愿池的石阶上。

 

 

 

如果连寻找的勇气都没有,我还有什么资格说喜欢他。

梦比优斯摘去缠在脖子上的围巾,他顾不了那么多了,从餐厅出来后几乎一路狂奔,他唯一的希望只有许愿池。

每户人家都在等待新年的钟声,公园寂寥无人,梦比优斯停在许愿池旁,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消耗他吸进肺部的空气。

没有人,什么都没有。

梦比优斯扶住膝盖大口的呼吸着,白色的信封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捡起那封掉在石阶上的信,信封里是一张邀请函,而上面的名字赫然就是希卡利。

希卡利?!

希望的曙光瞬间燃起,那包裹着虚假外衣的梦被打碎了,事情的真相也逐渐浮于水面。嘴角不由自主的挂上笑容,梦比优斯快速的记忆地址,再一次向目的地跑去。

 

 

“不好意思!你们这有没有一个叫梦比优斯的?!”

这是希卡利推开的第四家餐厅门,清一色的摇头以及摆手让希卡利的心情几乎跌倒谷底,

没有,还是没有,梦比优斯,难道真的不存在的是你么?

这是最后一家店了,希卡利看着店门,这是上一次与阿柏一起来的餐厅。

希卡利无视了排队的所人直接闯了进去,在顾客一阵的唏嘘中他抓住了店里的服务员小哥,是上次为他点单的镜子。

“不好意思。”希卡利拉住镜子,“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个叫梦比优斯的?”

“你是上次?”镜子惊讶的看着希卡利,男人焦急的模样让他又一次惊讶,“额嗯,梦比优斯?他是我们的老板。”

该死的,那么近?!

镜子的回答在希卡利脑中炸开,男人压抑着心中的急躁问的有些匆忙:“你们老板呢?!”

“啊?他,他出去找人了啊。”

没等镜子说完希卡利便冲了出去,心中的悔恨几乎席卷他的大脑。

梦比优斯就在这里,就离他一步之遥。为什么他看不出来?为什么在看到咖喱饼干的时候他没看出来?!见鬼的,希卡利你是多蠢,你是多蠢!

 

 

 

梦比优斯赶到凯恩家门时,人头攒动的让他有些惊讶,他不知道在那么多人里该怎么找到希卡利。

现在似乎是在抽奖之类的活动,台上的男人梦比优斯见到过,就是上次带着自己孩子过生日的父亲。凯恩抽出了最后一名获奖者,他打开了纸条,叫出了希卡利的名字。

有人高兴的叫了起来,那人向四周看了看似乎在找谁的样子。梦比优斯也看向四周,但他没瞧见让他熟悉的影子。

不在?

那个找希卡利的男人上了台,男人在台上笑道:“很高兴获奖,但是,我不是希卡利,希卡利那混小子不知道跑哪去了。”

男人的话语惹得台下一阵笑声。

那不是……

佐菲抱着本手提下了台,迎面便碰到了梦比优斯,男孩的模样让佐菲再一次记起黑暗的过去。

“你是那个!”佐菲指着梦比优斯叫了起来。

“希卡利在哪里?!”

“希卡利?”佐菲被问的蒙了片刻,“我靠,不会吧,我就说你怎么那么眼熟,画活过来了!”佐菲暗骂一声,“那小子我不知道,好像出去找谁了,诶!你别走啊!你留个电话啊,希卡利回来我告诉你啊!”

 

 

 

一次次的相遇再一次次的相错,梦比优斯无力的回到公园,他给镜子打着电话,身心俱疲的梦比优斯从未像现在那么无助过:“我找不到他镜子,我又跟他错开了,我找不到他……”

他一遍遍的重复着,但当他抬起头时,望向许愿池的视线里多了个让他熟悉的背影——那个让他魂牵梦绕,让他找了一夜的男人此时就坐在许愿池的石阶上。

男人弓着背,将脸埋在手掌中,梦比优斯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他明白那人累了,那人像他一样,太累了。

梦比优斯挂断了电话,脚步变得沉重,那往前靠近的步子仿佛灌铁一般让他抬不起脚步。

一步,两步,三步……

印在瞳孔中的背影越来越近了,梦比优斯在男人身后停了下来,吐出的气似乎都在打颤。此时此刻,两人不过相距一臂的距离。

那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他转过了身,那动作在梦比优斯的眼里慢的可怕,逐渐转过的面容越发的清晰——希卡利。

希卡利看着梦比优斯,他呆滞了,甚至讲不出一句话,当两个人真的相见时,竟然出奇的安静。

“梦比优斯?”希卡利小声问道,“是你么?”

希卡利站起身后向他靠近,脚步不由自主的后退。梦比优斯瞪着眼睛,那一瞬间他仿佛忘记了眨。,寒风呼啸着,眼睛的干涩让他流下眼泪,他点着头,一遍遍的点头。

“我是,我是。”梦比优斯将头低了下来,眼泪止不住的往下落,那些带着温度的眼泪滴在雪地上化成一滴又一滴的暗色泪迹,“这是真的,还是在梦里,我不知道啊希卡利,我分不清了……分不清了……”

他捂住眼睛蹲了下来,长久积压的感情在看到希卡利的瞬间骤然爆发,大男孩质问着希卡利,质问着自己,现在究竟是真的还是在梦里,这第七天的相遇,这最后一天的期限,让他太困惑了。

“为什么,不试一下呢?”希卡利陪着梦比优斯蹲下身,时间仿佛回到了过去,那第三个夜晚,那个在雪地中两人一同蹲着的相互表白的梦境。

梦比优斯张开五指,透过指缝看到的希卡利似乎也红了眼睛,男人伸出手像极了那天的时候。

“为什么,不试一下呢?”希卡利重复道。

梦比优斯盯着那只手,胸口热的发烫,里面的东西仿佛在下秒就会跳出。探出手迟疑不决,越来越近了,梦比优斯闭上了眼睛,他不想看到那些白光,他不想碰到希卡利时他会再次惊醒在床头。

温暖的触感从指尖传来,男人温柔的声音靠近了他。

“你瞧,是真的。”

交叠的双手变成五指的相缠,希卡利拉过梦比优斯,隐藏在心中的愿望终于实现,他的手触碰到了他的大男孩,现在的他可以触碰他想碰他的一切。手掌覆在梦比优斯脸边,相抵的额头感受着对方的体温。

梦比优斯环住希卡利的肩膀,眼泪止不住的往下落着,他抽着鼻子嘴里一阵嘀咕,说着希卡利听不懂的话,他的大男孩已经混乱了。

“呜——我——呜希卡利。”

“嘘,别哭啊,别哭。”泛上鼻尖的酸涩让希卡利也带上了哭意,“大冬天掉眼泪,不怕眼泪冻成冰棱么?”

“真冻成冰棱,才有趣呢。”梦比优斯擦着眼角,那相似的对话让他笑了起来。

希卡利拥住这个带着鼻音的大男孩,清冷的嗓音呢喃着,说着从未表白过的心意:“好好听我说。我曾经怀疑过星星的燃烧,我也曾怀疑太阳是否会动,我甚至会怀疑所谓的真理都是谎言,但是——我从不怀疑我爱你。”

午夜的钟声敲响,新年的欢呼从远方传来,梦比优斯听见远方的大家说着新年快乐,梦比优斯还听见那些燃放的烟花砰砰作响,整个公园都被烟花照耀成白昼,眼中看不见其他,只有希卡利的模样越发清晰。

“我从不怀疑——”

希卡利再次说道,男人未说完的话语堵在嘴中,梦比优斯吻上他,一次又一次的梦境最终化为现实,化成爱人之间最为亲密的接触。

“我爱你希卡利,我爱你。”梦比优斯握紧男人的手,小声的发誓。

泼墨的黑夜被礼花点燃,四散的烟花点缀着新的一年,许愿池下的二人终于找到彼此。泉水一如既往的流动,那尊泛旧的天使石雕如往常一般宁静祥和,低垂着眼帘注视着二人,嘴角的笑容似乎祝福。

耳边似乎又在轻声耳语,那空灵的嬉笑渐渐淡去,池中的硬币啊,它们还在贴合着,被天使注视着的真爱,终将会实现。

 

END

 


评论 ( 8 )
热度 ( 18 )

© C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