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伊

贾尼/spideypool/希梦,我是C伊,甜饼小达人,目前掉入特摄坑

给朱丽叶的信(希梦/现代AU/HE)

标题:给朱丽叶的信

作者:C伊

摘要:来到意大利维罗纳的梦比优斯无意中看到了朱丽叶的秘密,成为回信员的梦比优斯在门墙里发现了一封30年前的信,这封未被传达的心意勾起了他的兴趣,回信后的梦比优斯与尤莉安希卡利相遇,踏上了寻找30年前爱人的旅行,而这曲折的道路上,对浪漫爱情嗤之以鼻的希卡利能否被梦比优斯感化?而他们的爱情能否在这朱丽叶的故乡中得到回应呢?

作者说话:电影《给朱丽叶的信》设定,很好看的一部片子,虽然我看的还是挺尴尬。(你知道什么叫把劈腿的故事讲得那么浪漫正常么?)人物关系全部打乱,年龄设定不会强调,不要以原著为主。此为现代AU,可当做拟人看待,我都是当人类写的,但不要套用人间体,人间体≠奥特战士。

主CP希梦 副CP赛镜







1

颠倒的时差让梦比优斯几乎想死在马尔彭萨机场①,整整14个钟头的飞行旅程让他打定了主意——下次再让他出国休假,超过五小时的飞机行程他一律拒绝。

耳边充斥着异国的语言,但对于梦比优斯而言,比起关注那些无所谓的语言问题,意大利的美丽天空反而吸引了他的注意。

意大利,我到意大利了。

闭上双眼的大男孩深深的吸气,感受这座拥有千年历史的国家,即使被现代化覆盖,但它的点滴间依旧透露着古老的气息。

行李箱被人接过,从厕所出来后的赛罗对梦比优斯咧嘴笑了笑。

“你觉得我们是直接开始旅行还是先回旅馆?”赛罗挑眉道,“要不我们先去加塞洛酒庄?”

“我不想死在半路,我还想感受我的大好人生。”梦比优斯瞪着他的学弟。

招手而来的出租车停靠在两人身边,梦比优斯简单的与司机交流后冲赛罗点点头。去往维罗纳的路程并不远,至少足够让梦比优斯有休息的时间。比起在几万英尺的高空上休息,他还是想触着地面望着天际线的方向放空大脑——虽然现在的他只能看到一幢幢现代建筑。

梦比优斯是一名小职员,目前是星云报刊的员工,拿着足够生活的工资,做着累成狗的工作。上司是个叫佐菲的家伙,很不巧,还是他读小学时的学长。对于一所从小学到高中全部包揽的星云学校而言,应该算是吧,至少在梦比优斯还是五年级的小屁孩时,佐菲已经就读高三了。

认识佐菲也是机缘巧合,仿佛少女漫画似得经典桥段。拿着一堆作业本的梦比优斯直挺挺的摔在佐菲身旁,年级稍大点的少年扶起了他这个小娃娃,给他擦着眼泪,拍着摔脏的裤子,轻声细语的问着他疼不疼。

疼,谁说不疼,疼的梦比优斯憋着嘴说不疼。

这就是梦比优斯和佐菲的第一次相遇。

而第二次——

就是他求职于星云报刊了。

所以说,当佐菲再次看到梦比优斯时,男人一声不吭的盯着他笑起来让梦比优斯瘆的慌,这模样让身旁的面试官都开始打量梦比优斯,怀疑他是不是老板的什么远房亲戚。

想想一个还没开始面试都能让老板笑开花的人,你觉得他能不通过面试?

在公司做了差不多三年时间,梦比优斯也算是从新手进阶,开始往前辈这一称呼靠拢。事业上还算顺利,可有时候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的情况,就真的由不得他了。

情场的失利顺带着职场都开始走下坡路,一个谈了五年多的女朋友说没就没,结婚戒指都准备好了,结果姑娘一句:阿梦啊,我觉得我们不合适。人拍拍屁股就这么走了,走的彻彻底底,干干净净。如果不是赛罗告诉他他的小女朋友早在外有别人了,也许他还会傻的追回去问究竟是为什么。

那阵子处在梦比优斯身边的同事没几个好脸色,一向活泼开朗的开心果此时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叹气声按每分钟三次的频率进行着,这工作环境简直大幅度下降。

下属的投诉理应给部门经理,结果这梦比优斯直接被老板拎过去了。

抱歉,这跳级跳的围观群众们都有些懵逼啊。

办公室静的连个鸟都没有,梦比优斯端坐在佐菲对面,一脸抑郁的看着自己的膝盖。伴随着沉重的叹气,佐菲开口了。

“我说,要不我给你放个假吧。”

“你这是,要赶我走了么……”梦比优斯委屈的开始抽鼻子,“我知道我最近低气压,这就炒了啊——”

“我说给你放假啊小鬼——”

“我知道我最近工作……”

“你这几年工作成果很不错,我决定给你升职顺带放假——带薪假期。我这有两张去意大利的机票,你去那边散散心。”佐菲探过身扶着梦比优斯的肩膀,“维罗纳是个好地方,你去那边逛逛,意大利的风土人情能让你忘记悲哀的情伤。”

然后,然后梦比优斯就这么到了意大利,而他的旅途无论是来往机票还是住宿问题,佐菲都替他一手包办——做朋友做到这地步,梦比优斯也不好拒绝不是么。

坐在一旁的赛罗搜索着维罗纳附近的酒庄或是奶酪工厂,对于美食的喜爱让他成了西点师,不过那些家常小菜他也向来拿手。

梦比优斯最先想到的也就只有赛罗陪着他去意大利了,这家伙是他在大学认识的学弟,脾气傲气的不得了,球场上挑衅的让对手抡球就是砸,要是换了梦比优斯吧——

他也会这么做的。

梦比优斯一直想不明白,赛罗他爸一个教书的,文质彬彬,谦谦君子,还是大学天文系的教授,怎么就生出这么个“活泼”到满嘴打嘴炮的儿子。

他做菜要是一不高兴,是不是会把菜盘子扣到客人头上啊。

梦比优斯盯着赛罗暗想着,脑子里浮现的画面美的让他不忍直视。

司机的英语好到让梦比优斯听不懂,舌头跟装了弹簧一样,那些简单的英语硬是念成俄罗斯方言。

目的地是僭主广场②附近的达法加旅馆,旅店不大,但布置的却格外温馨。走廊墙上的相框中放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情侣们,甚至还有几张经典电影的老照片。梦比优斯待在相片墙前发起了呆,那些漂亮的小人是上个世纪的老影星了,有些还是他眼熟的角色。

“《罗密欧和朱丽叶》?”赛罗盯住墙上的某张照片,他细细打量了许久后终于下了结论,“哇喔,这是多少年前的片子了,这旅店还挺有情调的,全是秀恩爱的照片。”

“可能,是因为维罗纳是朱丽叶的故乡?”梦比优斯笑了,“你瞧,这可是著名的旅游景点,总有小情侣要过来感受一下当时他俩站过的凉台。”

“咱俩也要站一次?!”赛罗缩起了肩膀,语调阴阳怪气的,“小伙子,你道行很深啊。”

“那我宁可一个人过来,另张机票给我的行李包坐。”梦比优斯冲着赛罗龇牙道。

 

 

①马尔彭萨机场:米兰三个国际机场之一。

②僭(jian 四声)主广场:位于佛罗伦萨,又称佛路伦萨市政广场,因为周围建筑与雕塑的精美成为意大利最美广场之一。叫僭主广场纯属我装逼行为,同时打的字少一点【葛优躺】

③:其余没有标注的旅馆啊酒庄啊,基本都是编造的,同人有些地方就要太当真了【摊手】

 



评论 ( 1 )
热度 ( 9 )

© C伊 | Powered by LOFTER